標題1     標題2     標題3     標題4 

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623海報  

 

展覽時間與地點

 開幕暨《底層流動/流浪的視界》新書發表

日期:2010/07/10

時間:上午11:00

地點:UrbanCore城中藝術街區(台北市中華路一段89之4號)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勞苦終日  居無定所

  上海的蝸居.北京的蟻族.香港的籠屋.東京的膠囊旅館

不同的形態  都看見  貧無立錐的痛苦

以101為地標  豪宅聳立為美的台北

其下的台北人  卻過著寄居蟹般的生活

有時寓居在一坪大小,暗無天日的隔板屋

有時窩在一日百元的網咖

有時遊走在公園  街道  車站  碼頭  但求一夜棲身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4/04/22  輯錄自聯合報繽紛版

畢恆達 (台大城鄉所教授)

你是否有如下經驗—到台北火車站等人,但是偌大的車站大廳卻找不到一個可以坐下來休息的地方。縱使有超大的電視螢幕牆,候車旅客也只能站著看。可不要以為這是設計者的疏忽,這是經過刻意的設計,以防止遊民在此逗留。結果所有的旅客也因此付出被迫罰站的代價。

緊鄰華西街觀光夜市的華西公園,是中外遊客必經之地,近來也因有許多醉漢、遊民在「公園內席地而眠,隨意大小便」,「嚴重影響地方觀瞻,甚至使華西公園成了垃圾場」而為地方民眾詬病不已。工務局公園處為此大興土木,增建景觀噴水池,以「避免公園一再被糟蹋」。政府與民眾似乎都認為只要讓遊民無處棲身,遊民「自然就會不見了」。

在篤信生存競爭的資本主義社會裡,我們對遊民是很不友善的。遊民被視為是又髒又臭、懶惰、對社會沒有貢獻的人。於是大家都希望將他們趕出視線之外。我們常將遊民視為是「非我族類」,以為我們是兩種截然不同類別的人。但是如果我們願意靜下來聽聽他們的故事,會發現除了刻板印象中所謂懶惰不願工作,或精神異常的人外,有許多是因為家庭破裂、工作意外傷害、破產等因素,而暫時流落街頭。我們除了比較幸運之外,和遊民也許沒有什麼根本的不同。

 在社會轉型而遊民日益增多的台灣,除了民間公益團體為遊民理髮、洗澡、發棉被之外,政府卻只是急於將遊民從都市的公共空間中趕走,以確保「空間品質」。然而無家可歸的問題並不會因此而解決,而遊民只好在不同的公共空間中流竄。國外的政府與民間組織輔助遊民在街頭販賣遊民報紙、興建中途之家、出租國宅、舉辦技藝訓練等措施,使遊民可以重返日常的生活,不再成為一個沒有地址的街頭流浪者,應該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6/17 PeoPo公民新聞

引用自: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58346

靜報記者 曾鈺婷/台中報導

「街友」問題近年來因社會不景氣,逐漸趨向年輕化,且人數倍增,他們以街道為家,常年居無定所、游離社會邊緣。為協助街友,龍眼林基金會與台中市政府籌劃開設「培力商店」,提供街友就業能力培養的訓練,讓他們也能有一展長才,貢獻自己的力量的機會。

根據龍眼林基金會普查統計,過去街友的平均年齡其實都是較年長的,近五年來,街友年齡層持續降低,其中也不乏高學歷的。龍眼林基金會認為這些二十幾歲到五十幾歲的青壯人力都有貢獻社會的力量,從去年開始接受市政府的委託,為有意願工作的街友進行職前培力訓練,讓他們能順利重回職場。

今年除了關懷街友的系列活動,龍眼林基金會與市政府籌劃開設「培力商店」,讓街友到培力商店接受職前訓練,協助街友順利重返社會,貢獻自己的力量。

所謂「培力」是導入資源給街友,並培訓、保護他們,但培力商店並不是救濟街友的機構,而是試圖從根本解決問題的長期計畫。龍眼林基金會普查統計顯示,台中市目前有兩百多位街友,基金會先從裡面徵求有就業傾向的街友,再面試篩選出十至十五位,在商店開設前進行培力職前訓練。

培力商店是由台中市政府提供資本,龍眼林基金會提供協助職訓的社工,街友則是提供人力來經營商店,三者是合夥關係。基金會將盈餘儲存下來,一年可以幫助十五位街友,累積下來能幫助的街友就越來越多,從根本解決街友問題不再是不可能的事。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時報 【郭盈靖、戴瑜慧】

       隨著選戰將近,再度有議員選定社會最底層的遊民做為爆料點,透過媒體強行將一個個遊民夜宿在台北車站,睡在地板或紙板上的睡覺模樣強行曝光。這群因為貧窮而被迫夜宿車站的人們,艱困的睡在冰涼僵硬的地板上,只為了抓緊數小時補眠,好有體力應付明日低薪資高勞動的打工生活。然而,正在他們難得終於可以躺下的數小時時間裡,卻再度被社會有權勢者,強行消費。一張張淒涼的紙板,被形容成「治安死角」,一個個睏倦不已,因長期外宿而病痛纏身的身軀,被形容為令人恐懼的「犯罪者」、「治安危害者」。

     其實研究報告、主管單位、甚至警察機關也都已經數次清楚表明,遊民的犯罪率極低。指控遊民為「犯罪者」或「犯罪嫌疑人」,並非出於事實調查,反而是建立在對遊民妖魔化的想像以及各式刻板化的社會標籤,例如,遊民就等同於懶惰,骯髒,不工作。然而,被受訪,一臉無奈的警察,也指出「停車場裡不都是遊民,有些白天他會出去工作,晚上可能他一時找不到房子,暫時來這邊」。每天巡邏,面對這群艱困人群的警察,道出了台灣現今遊民組成樣態的變化。

     在社會變遷下,台灣的遊民已非過往因老弱殘疾,失去工作能力者。而是在社會貧富差距拉大,勞動型態越加不穩定,及勞動彈性化快速增長趨勢下,工作所得過於微薄,而無法負擔棲身之地的底層勞動者。這群勞動者,長年工作不穩定,從事的又是勞動力市場中最沒有保障的臨時工、派遣工與外包工作。每月僅幾千元的收入,生活尚不足以餬口,遑論租屋,因而露宿街頭。

     這群人終日勞動,例如舉紙牌一日八小時,薪資卻一路從九百元降到七五○元,甚至七○○元。一整天十幾個小時颳風下雨,還得像柱子一樣站著不動,微薄的薪資還一路被殺價。大樓洗牆工人冒著生命危險,為一坪二百萬的豪宅刷洗,保持名流的光鮮,但一個月有十天是開工日,就算幸運了。該譴責的不是這群無路可去,夜宿車站的艱困人群,而是那個將人們擠壓到勞苦終日,卻居無定所的社會結構。

     其實遊民不僅不是破壞治安的犯罪者,相反的,他們是最常受到攻擊,也最害怕受到攻擊的一群弱勢者。根據針對遊民進行的調查,他們選擇露宿地點的最重要考量,就是安全性。在車站睡覺,雖然時常被驅趕,雖然全家家當會被丟掉,但有時候,有認識的人,有燈光,還可以互相照看,降低被攻擊的機會。儘管如此,許多遊民都有失眠的問題,因為社會對遊民的仇視,使得遊民經常是伴隨恐懼入眠。睡到一半,被言語威脅、丟拾石頭、被腳踢,突然有人捏住鼻子等等恐怖的狀況,時常發生。美國已經立法將針對遊民進行的攻擊,列為加重刑罰的「歧視罪」。但台灣呢,不僅對遊民遭暴的情形不聞不問,甚至任由有權勢者再三的消費欺壓遊民,只求一己曝光私利。

     要開戰,請向貧窮開戰,請向製造窮人的不公社會結構開戰。要質疑公共領域的使用正當性,請檢討國家過去十年賣地五千萬坪的政策,請反思為一坪二百萬豪宅禮讚的同時,越多的人群連一坪棲身之所都無的困境。將挑窮人開刀,將所有「非我族類」都趕出去,眼不見為淨,是讓台灣社會公然走向路有凍死骨而不覺羞恥的社會。

     (郭盈靖為遊民行動聯盟召集人;戴瑜慧為美國南伊利諾州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遊民行動聯盟成員)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