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1     標題2     標題3     標題4 

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0-09-26 20:00)  公視晚間新聞

一直以來,小姜靠著勞力工作養活自己,卻在42歲這年,沒了工作,也無處可去。

2000年之後,因為經濟型態的改變,許多中壯年齡層面臨失業,甚至是流落街頭。

一旦成為遊民,日子久了,就會越來越習慣。社福單位定期會在這裡發送衣物、棉被,但是對於有意願工作的遊民來說,他們需要的不是魚,而是釣竿。

政府提供的短期就業方案,讓遊民有分固定的收入,可以租個簡單的房子,但是卻可能因為工作到期,而再次回到街頭。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26 中央社、法新社

撰稿、編輯:柳向華   

約有200名抗議者今天(26日)在東京舉行集會,企圖阻止美國體育用品巨擘耐吉公司(Nike)計畫將時尚購物區澀谷(Shibuya)一座小公園改為「耐吉公園」。

抗議團體1名成員表示,示威者包括曾住在澀谷宮下公園(Miyashita)的遊民和支持者,他們遊行澀谷時不斷喊著「還我們公園」。他說,相同示威者24日曾遭警方驅離,但今天的集會進行並未受到警方或地方當局任何阻礙。

根據計畫內容,Nike每年將支付地方當局1700萬日圓(約20萬美元),租下該座公園10年的命名權,並且加建溜冰坡道和攀岩牆。

雖然部分澀谷人士歡迎這項計劃,但也有人批評此舉是針對東京數千名在公園、橋下及巷道內鋪紙板或塑膠棚過夜的遊民。

地方當局已經驅逐住在宮下公園內的遊民,該公園占地約1公頃,是繁華澀谷區少數的綠地之一。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桃園縣1名街友在97年9月時,為了想要看王建民拿下19勝的新聞,從超商內偷了一份價值10元的報紙,被陳姓店長當場抓到,店長氣憤地拿球棒活活把街友打死,法官認為,店長反覆猛力持棒狂打,案發後沒有和死者家屬和解,因此以傷害致死罪重判10年有期徒刑。

引用自:http://video.chinatimes.com/video-cate-cnt.aspx?cid=4&nid=38148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人都認為

遊民之所以會流落街頭

是因為個人懶惰不努力

或者自我放棄有避世的傾向

但其實有一些遊民的產生

和產業結構改變失業率高

脫不了關係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2010-09-17
  • 中國時報
  • 【楊索】

 

     台灣貧富差距逐年擴大,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戶數倍增,但是,並未列為「低收入戶」的實際貧窮人口數,政府部門並無嚴謹統計,唯有在社會悲劇發生時,才顯露冰山一角。

     最近,發生在嘉義縣的黃小妹事件,就是典型例子。住家離學校遙遠的黃小妹,每日依靠腳踏車上學,這輛車遭竊。父親不捨她遙迢往返,竟然去偷車給女兒,結果遭失主逮著、人贓俱獲,父女倆人被送至派出所。

     這件竊案,就如義大利導演維多.里歐所拍攝的經典電影《單車失竊記》,差別是,電影背景是描述二次戰後的工人,為生活所迫行竊。如今,堪稱富裕社會的台灣也有相似情景。一者虛擬、一者為真,同樣折射出社會底層的一面。

     黃小妹事件經由媒體披露後,引發迴響。各地善心人士,紛紛捐款解囊,也有人親赴黃家,表達各種協助之意。在此事上,媒體充分發揮對弱勢族群的關懷,值得肯定。不過,在後續反應上,大眾及公部門對待窮人的態度及作法,卻有商榷之處,值得進一步討論。

     舉例說,有對夫妻到黃小妹就讀學校,表示要捐助三年學雜費,並對校方說:「他們住的地方,連我家的狗窩都比不上。」這句嘆息,由校方轉述,見諸媒體,從當事人的角度看,會產生何種感受?

     以黃小妹的例子看,當她的住家環境、家庭生活毫無隱藏地暴露在社會大眾眼前,對一個處在青春期、具有敏感心靈的女孩,她的內心波動可想而知。

     另外,嘉義縣政府與校方協調,幫忙兩兄妹住校的可能性。對於一個貧窮家庭而言,家庭成員彼此之間的緊密關係,經常是一種共同面對困境的力量。公部門欲安排住校的想法,會不會有反效果,並且使兄妹倆人在同儕間更標籤化、孤立化。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2010-09-17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在馬總統強力催生下,今年四月間《產業創新條例》迅速完成立法,企業營所稅率由二五%降為十七%;同樣是馬總統的政見,救助弱勢的《社會救助法》修正案,二年半來沒有進展,在朝野立委重砲批評行政院獨厚財團、不關心弱勢之下,行政院院會終於通過《社會救助法》修正案,放寬貧窮線的定義,讓更多窮人可以獲得救助。

     日前嘉義縣發生單車失竊記,背後是一個貧困家庭的故事。就讀高職的黃妹妹一家四口住在墳墓邊貨櫃屋裡,完全仰賴母親以資源回收賺取生活費。黃家生活如此窮苦,卻不符合低收入戶申請資格。年近九十歲老阿嬤張林蜂每天在台北車站附近賣口香糖,生意差時賺不到五十元,老阿嬤生活陷入困境,也不符合低收入戶申請資格。

     社會上許多類似的貧困家庭,被排除在《社會救助法》之外,還有許多窮人根本不知道如何申請這些補助,成為被忽視的一群。現行《社會救助法》規定,窮人要取得低收入戶資格,必須符合二個條件,一是全家每人每月收入在最低生活費標準以下,二是家庭財產未超過主管機關公告之一定金額者。由於貧窮線的定義過於僵化,導致貧窮人口占總人口數比率長期在一%左右,與社會現實嚴重脫節,監察院在今年一月對行政院、內政部等提出糾正。

     究竟《社會救助法》中貧窮線所定義的窮人與現實的落差有多大?監察院糾正文指出,台灣的家庭平均收入低於現行貧窮線之人口比率,相較於納入社會救助體系的比率,兩者差距甚大。以台灣省與台北縣為例,家庭平均收入低於最低生活費的戶數比率高達廿%,但官方版貧窮率(家戶)只有一.三%,顯示貧窮線的修訂非常迫切。

     面對這項巨大的落差,行政院院會昨日通過放寬貧窮線,這項修訂主要參考歐盟的標準,最低生活費定義由前一年人均消費支出的六○%,改為「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的六○%」;此外,新法首次將中低收入戶明訂入法,補助全民健保與子女教育學雜費等。內政部估計,這次修法將可以涵蓋卅一萬二千戶(八十五萬二千人),占全國人口三.六八%,新增預算約四十三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若貧窮線定義採用歐盟的標準,學者推估台灣落入貧窮線的人口將由原先一%左右增至十二%,將增加逾百萬人,但內政部這次公布的低收入新增受惠者只有二萬一千戶(五萬二千人),兩者差距非常大,未來可能有許多人符合貧窮線的門檻,卻因其他條件審查不符而被排除在外,對於這些再度被排除在外而失望民眾,第一線社工人員必須審慎輔導。

     其次,依行政院規畫,新法最快後年才能實施,對照於今年上半年《產業創新條例》迅速完成立法,兩者的立法進度有如天壤之別,窮人只好再耐心等一等。然而,新法通過後,即使更多的弱勢者取得低收入戶的資格,獲得各項生活津貼、就醫、就學的補助,但給錢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各項生活補助也只是救急,真正能協助他們脫貧的是新工作機會,因此後續職業訓練與工作媒合最為重要。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10 苦勞網 公共論壇

小D 台灣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學生       

責任主編:張心華

資料來源: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4451

擬代表綠黨參選台北市萬華區市議員的宋佳倫(十夜),日前以號召夜宿萬華艋舺公園的方式,抗議台北市政府以舉辦花博與「整頓市容觀瞻」為名,使用警察強制驅離與勸阻物資佈施等方式驅趕長期露宿該處的遊民。而在夜宿活動當天晚上,十夜與數個贊成肅清遊民的當地里長就「無故驅趕遊民是否適當」一事發生口角衝突,並且成為隔日某些平面和電子媒體的報導內容之一。

這件事情也在某些公共討論平台以及十夜個人的競選部落格上引起了一些迴響。其中有部分的論點認為,遊民外觀骯髒邋塌有礙觀瞻、因為懶惰而拒絕政府的安置與輔導、選擇遊手好閒且不務正業,因此其處境完全是咎由自取;遊民的行為不檢更成為治安死角與犯罪溫床,是威脅善良市民安全的不定時炸彈。因此任何能使遊民消失於視線之外的方式都是合理、妥當的行為。遊民作為沒有任何社會貢獻的秩序破壞者,至此不再享有任何普通人應有的人權與法律保障,成為人人得而不擇手段除之後快的過街老鼠。

我想,身在信奉自由市場經濟與個人選擇決定論的台灣,言及「社會正義」、「同理」、「包容」等詞彙,可能並無法貼近所謂的現實生活與主流民意。而我亦不想試圖否認遊民作為一種被標記的身分,就中產階級的標準而言確實造成公共衛生、社會安全;以及最重要的,市容觀瞻問題。因此遊民確實應該消失於社會之中。但也正因身在此謹守市場競爭優勝劣敗規則的社會,我們都了解任何的決策過程都應考量最大投資報酬率與成本效益問題;若想貫徹個人主義的價值觀,此種工具理性的徹底發揮就必須是一切措施施行基準,而無關乎任何人道關懷的高尚標準。據此,怎麼樣的方式才能真正將遊民永遠除之而後快,並將安居樂業的都市還諸於所有居民,恐怕才是除了眼不見為淨的驅趕之外,更能符合「目的→手段」之理性思考的方向。

遊民的存在已經是非常普遍且存在已久的社會現象,甚至可以說與都市的發展齊頭並進。遊民所標示的是一群在經濟條件與其他社會背景上最為底層,以至於連固定居所與穩定工作都無法取得的弱勢者。並且因為都市在剩餘資源、救濟措施與公共空間的集中特性而選擇棲身於其中。根據台大城鄉所的研究,遊民的成因有非常複雜的因素。但究其為何無法與普通人一樣藉由工作而取得足夠支持基本生活得經濟條件,自我放棄並非充足的解釋理由。相對的,遊民往往因為家庭背景的不健全或經濟情況惡劣,而無法取得足夠的教育資源以及進入就業市場的門檻;或者是因為工殤以及中高齡長期失業而只能以四處打零工的方式勉強維生;除此之外,社會對於遊民普遍的負面印象與不友善的態度,更是造成其自我放棄的惡性循環的主要因素。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09 台灣立報

社論

國際花卉博覽會即將於11月登場,台北市政府以「整頓市容觀瞻」為名展開嚴打行動,指示警方驅逐艋舺地區的遊民和流動攤販,根據媒體報導,這是為了「避免遠從海外前來的嬌客受到驚擾」。

台北市花博以「美麗的力量」做為總體標語,宣稱要讓台北向全世界綻放,吸引世界走進台灣。然則,在向外開放的同時,我們看到的卻是對內緊縮的政策。遊民和流動攤販首當其衝,因為「不美麗」,遭到第一波掃除。然則,眾所周知,遊民和流動攤販的存在,不管是從經濟上、文化上或是社會學上而言,都早已是台北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早在花博之前就已經存在,而且是比起很多花花草草都還根深蒂固地存在。遊民用自己的方式品味動盪的自由,流動攤販為台灣的地下經濟默默做出貢獻,積沙成塔地養育很可能是未來國家棟樑的子女。

一方面擴大開放,一方面對內緊縮,這不禁讓我們想起歐洲羅曼人(Les Roms,即一般俗稱的吉普賽人)的命運。歐盟從最早的6國擴張到25國,包括納入東歐前共產集團國家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也讓這兩個國家的百姓取得歐洲公民的身分,得以自由旅行於歐盟各個國度,雖然居留權還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原先就有許多傳統上居無定所的流浪民族,隨著歐盟的擴張,他們理所當然向歐洲其他國家移動。目前在法國內部就估計大約有1萬5千羅曼人紮營,流浪似乎就是他們的宿命,也是他們習慣的生活方式。法國一般就稱他們為「旅人」(gens du voyage)。

不幸的是,法國境內由於相繼發生幾樁治安事件,總統沙柯吉和內政部長歐特伏(Brice Hortefeux)為了安撫人心,也為了媒體效應,竟拿這些「旅人」開刀,於是羅曼人的紮營點被破壞,流浪者家庭紛紛被驅逐或強制遣返。法蘭西當局以國家暴力驅逐「旅人」,連法國公民也看不下去,近日來各大城市爆發盛大遊行示威,譴責公權力的粗暴,批判沙柯吉政府背叛法國大革命人權立國的精神。

相較於法國公民力量的反彈,台北市民的冷淡、無作為,更加令人不安。台北市的遊民其實與羅曼人有類似的命運,他們多半因為無住屋、無業、無身分而陷落於社會的底層,在市場經濟的法則中,成為被邊緣化的弱勢者,成為被歧視的對象。為了花博的「美麗」,遊民和流動攤販被驅逐,台北市民竟視之為理所當然?於今,台北市新生高架橋採購弊案持續發展,花博的各項花卉和工程採購,恐怕也將成為檢調深入查訪的對象,「美麗的力量」已經變色。然則,真正讓美麗的力量變為醜陋的,恐怕是市府對弱勢者的暴力,以及市民對弱勢者人權冷漠!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08 自由時報

戴瑜慧、郭盈靖

是的,遊民不美觀!那掩不住的悲傷容顏,配不上花博該有的歡樂節慶氣氛。那一個個寒傖,包著睡袋雨衣的家當,更是礙眼,無言的戳破台北城的富裕假象。

自以為承辦花博是青史大事,為了選舉更是熱血沸騰的市政府,在只准成功的命令下,祭出了前所未見的國家暴力手段,務必將「丟人現眼」的遊民,限期掃蕩出城。這樣的鐵腕,頓時讓台北花博,得以和北京奧運、南非世足齊名。不過這個名聲,是獨裁者的名聲。北京奧運以流血方式驅趕遊民、農民工、蟻族。南非警方甚至祭出格殺令對付窮苦的遊民、外國移民和街頭小販,而遭到國際特赦組織的公開譴責。一場台北花博不僅將台北人權指標急速降級到與獨裁政權等級,更是大步倒退到戒嚴年代。因為在戒嚴時期將遊民視為犯罪者,可由警察任意取締的政策,在民主化運動之後,已於一九九四年廢除。

為了驅趕遊民,北市府竟「情商」善心人士,暫停發放便當。或許官員不知,這一狠招,打擊面已遠超遊民。因台灣目前有許多失業者、老人、婦女、因疾病無工作能力者,因身無分文,而與遊民一起依靠每日的救濟食物維生。第二,這招將人當做流浪貓狗驅趕的方式,或許有效,卻是狠毒非常。直是要將最底層人群的生路截斷,成為消失不礙眼的路旁餓死骨。第三,除了斷絕食物來源,台北市政府更不斷的惡意沒收、丟棄遊民的包裹家當。這些家當都是遊民求生存的基本物件,包括保暖睡具、衣服、雨具、藥品、驅蟲劑等。任何一個物件被沒收,都將嚴重影響其生存機會。因為一旦著涼感冒,慢性病的藥物中斷停用,被健保體系排除在外的遊民,面臨的又是新的生死關頭。

「花博會營造出一個超越政治、跨越種族的美麗彩花新視界」,這是郝市長在花博官網寫的祝願。然而,我們看不到市長允諾的多元寬容新視界,卻親眼見證了政府官員為了選舉,「超越預算、超越做人分寸」的獨裁與虛偽。當代漂泊協會與遊民行動聯盟強烈要求北市府立刻停止驅趕、停止沒收、停止騷擾等所有迫害底層人民生存權的暴力行動。

(完整版請見「當代漂泊」官網http://homelessoftaiwan.pixnet.net/blog,作者分別為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遊民行動聯盟召集人)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戴瑜慧(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台灣當代漂泊協會成員)

郭盈靖(遊民行動聯盟召集人/台灣當代漂泊協會成員)

 

繁花盛開,該是一場美麗盛宴。為了滿足這場為了台北市首長選舉大業鉅資耗辦的花博盛宴,台北市必須在今年11月,以美麗、富裕、歡樂的姿態呈現。當台北市民為無限攀高的房價所苦;當貧富差距史上最高;當越多的人群成為窮忙族,那所謂的美麗,必然是虛假,並且是透過獨裁暴力手段達成的虛假。是的,遊民不美觀,那掩不住的悲傷容顏,配不上花博該有的歡樂節慶氣氛。那一個個寒蹭,包著睡袋雨衣的家當,更是礙眼,無言的戳破台北城的富裕假象。

自以為承辦花博是青史大事興奮不已,為了選舉更是熱血沸騰的市政府,在只准成功的命令下,祭出了前所未見的國家暴力手段,務必將「丟人現眼」的遊民,限期掃蕩出城。或許當局者,對於這樣的鐵腕,是感到欣慰的,頓時讓台北花博,得以和北京奧運,南非世足齊名。不過這個名聲,是獨裁者的名聲。北京奧運以流血方式驅趕遊民、農民工、蟻族。南非警方甚至祭出格殺令對付窮苦的遊民、外國移民和街頭小販,而遭到國際特赦組織的公開譴責。一場台北花博不僅將台北人權指標急速降級到與獨裁政權等級,更是大步倒退到戒嚴年代。因為在戒嚴時期將遊民視為犯罪者,可由警察任意取締的政策,在民主化運動之後,已於1994年廢除。

今日市政府對遊民的驅趕已經不只是獨裁手段,更透著暴力陰狠。市政府的公務員們該是衣食無憂吧,無法理解同一個城市內竟已有許多市民,過著一日一餐,甚至是兩天才有一餐的貧苦生活。這餐飯,對他們來說,已經不只是口腹之慾,更是活命的關鍵。然而,為了驅趕遊民,北市政府竟「情商」善心人士,暫停發放便當。或許官員不知,這一狠招,打擊面已遠超遊民。因台灣目前有許多失業者、老人、婦女,因疾病無工作能力者,因身無分文,而與遊民一起依靠每日的救濟食物維生。第二,這招將人當做流浪貓狗驅趕的方式,或許有效,卻是狠毒非常。直是要將最底層人群的生路截斷,成為消失不礙眼的路旁餓死骨。第三,除了斷絕食物來源,台北市政府更不斷的惡意沒收丟棄遊民的包裹家當。這些家當都是遊民求生存的基本物件,包括保暖睡具、衣服、雨具、藥品、驅蟲劑等。任何一個物件被沒收,都將嚴重影響其生存機會。因為一旦著涼感冒,慢性病的藥物中斷停用,被健保體系排除在外的遊民,面臨的又是新的生死關頭。

「花博會營造出一個超越政治、跨越種族的美麗彩花新視界」,這是郝市長在花博官網寫的祝願。然而,我們看不到市長允諾的多元寬容新視界,卻親眼見證了政府官員為了選舉,「超越預算、超越做人分寸」的獨裁與虛偽。當代漂泊協會與遊民行動聯盟強烈要求北市府立刻停止驅趕,停止沒收,停止騷擾等所有迫害底層人民生存權的暴力行動。如果窮苦人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市府繼續充耳不聞;如果為了拼做秀,斷食糧大沒收的驅趕政策,市府還要蠻幹。基於選民的自我權益維護,鑒於獨裁蠻橫政客對社會的未來危害,我們將組成選舉觀察團,持續監看北市府的人權紀錄,以協助社會選出「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欲欲之」的候選人。想要晉升為國際一流城市,憑藉的不是曇花一現的造勢,而是戮力提升市民全體福祉的市政。花博的百億經費,用途得正,可以讓喘不過氣的台北市民生活得更好。用途不當,卻是野心者蒙利,城市蒙塵,市民蒙羞,底層人蒙辱。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台灣立報【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

遊民行動聯盟曾參與2010年五一勞動節遊行,表達遊民作為底層勞動者處境,也聲援其他勞工團體,遊民議題需要不同勞工團體站在一起,弱勢相挺。

中華電信工會理事長朱傳炳表示,電信工會過去從未體會遊民真實處境,未教育員工,工會將大力支持遊民攝影展相關活動,一同攜手去污名化。

派遣下的勞動處境

朱傳炳認為,無論藍綠,台灣政治分配所有一切,但卻無合適的勞工政策,這是勞工的悲哀;資本全球化後,廉價的勞工移走到世界各地,原本台灣就業市場充足,但政府官員說台灣勞工不願吃苦,慢慢引進外勞,之後更學習日本經濟泡沫化下的人力派遣,勞工如果沒被雇主進用為正職,就會被人力公司仲介,人力公司如菜蟲,剝削勞工的薪資,賣勞力的人獲得很低的報酬。

朱傳炳認為,政府縱容人力派遣公司,獲取暴利,仍容許這樣不公平的社會現象,這一切是因為仲介公司背後有政治實力撐腰。他說,台灣派遣工跟外勞政策,使得台灣的勞動條件逐年往下降,加上土地、房屋什麼都漲,只有薪資不漲,甚至往下降,老闆只會推諉台灣勞動市場是自由市場,因此可以比價。

勞工的受薪階級分白領、藍領,有著階級分化,遊民是更底層。薪水付不起房租、付不起伙食,最基本的生活條件都無法負擔。朱傳炳認為,遊民有其尊嚴,只是大環境下,政府沒有福利、勞工政策、工作機會,沒有關注遊民權益,官員只會用「找麻煩」的心態來處理。

給補助看藍綠

朱傳炳提到,掌握資源的勞委會或社會局,對幫助遊民、底層的社會團體,有政治考量,如果是國民黨執政,偏藍的社團申請補助容易,假借合法的程序,私相授受;政治信仰不同,政府就會推三阻四,只思考對選舉有無幫助,只為未來的總統、縣市長選舉等做考量。

他談到,工會過去曾為失業勞工走上街頭,希望政府有安全網,讓失業逐年降低,顧到勞工飯碗,但勞工在政治版塊沾不上邊,勞工只有在選舉被當成投票工具,選後不理會。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06 中國時報

張舒婷/台北報導

近來調整基本工資、派遣勞保法等話題炒得沸沸揚揚,讓派遣相關話題再度受重視。主計處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平均每月人力派遣業員工數突破十萬人,比去年同期成長近兩成。人力銀行的統計也發現,目前金融保險業、電子資訊業、製造業對派遣員工的需求最高,其中又以第一線的技術員、業務為大宗。

主計處「九八年人力運用調查報告」指出,臨時性與人力派遣工作型態已佔整體勞動力的五‧○五%,高於九七年的四七八%。一四人力銀行的資料亦顯示,願從事派遣的上班族,從二○○七年的八萬二千六○○人,激增四成至二年的十一萬五千八三八人。

主計處的統計指出,今年一到六月,平均每月人力派遣業員工數為十萬零三三六人,與去年同期的八萬五千八百人,成長約十七%。

主計處官員進一步分析,去年上半年仍受到九十七年金融海嘯的餘威所影響,各業別受雇員工普遍銳減,故人力派遣業員工數也相對下滑,直到今年,就業市場才有復甦跡象,派遣職缺數也隨之上揚。

四派遣中心營運長吳麗雪表示,內部資料庫剛出爐的數據指出,今年八月派遣工作數達三二萬筆,比去年八月的兩萬筆上升六十%;目前最需要派遣員工的五大產業,依序為「金融投顧及保險業」、「電子資訊相關業」、「一般製造業」、「一般服務業」與「批發及零售業」。

若以職務區分,則以「操作技術類」為主,佔了近四成,其次為業務銷售類(二八%)、金融專業相關類(十二二%)、客戶服務類(八七%)與行政總務類(三八%)。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07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台灣的住宅市場與政策,從來沒有如此混亂。一方面,原本以民間建商提供的住宅,菁華區價格飆漲,各區域價格差異拉大又混亂;另一方面,政府為回應房價飆漲引發的社會問題,除了國宅重出江湖外,政府也宣布要在台北市菁華區,興建公益出租住宅。不過,政府該作的遠多於此,現在,該是政府推動社會住宅的時候了。

對財政部國產局日前宣布要把台北市內湖與大安區菁華區的三筆土地釋出,以設定地上權方式,採公益性招標,興建只租不賣的銀髮族住宅、學生宿舍及一般住宅,租金則暫訂為低於區域行情的價格。對財政部這項政策,特別是只租不售的作法,我們深表贊同與支持。但政府的整體住宅政策不能只有這樣。

回顧過去一甲子的台灣住宅市場,政府幾乎可說「毫無政策」。政府完全放手,國內的住宅幾乎全部由建商興建出售,勉強稱得上「半套政策」者是國宅政策。但這種由政府找地、興建、再出售給符合某一標準資格之民眾的國宅政策,卻是問題叢生。除了因政府興建,品質控管差外,因為採出售賣斷方式,雖然對購得較低價國宅的民眾而言,是獲利多多,但政府卻陷入不斷找地、興建的循環中,手中籌碼日益減少。終是無以為繼,國宅走入歷史。

至於這廿多年來,或是為因應房價上漲,協助民眾購屋;或是為挽救房地產與經濟景氣,鼓勵民眾購屋以拉抬房地產,政府陸續推出首購房貸、優惠房貸、青年購屋貸款…等政策,則根本稱不上一個住宅政策,充其量只是在毫無住宅政策下,推出修修補補的小作為罷了。

讓我們先看看其它國家的住宅政策吧。與台灣同樣是華人、同樣有「有土斯有財」觀念的新加坡,就未如台灣般,發生高房價引發的社會問題,主要原因就是星國政府的建屋局,提供近九成住宅給民眾;對低收入者,則有政府興建的住宅可租用。另外一個華人地區香港,雖然大家認為香港房價不斷創新高,一般民眾恐難有立錐之處,但事實上港府有一套行之多年的公營住宅政策,近半民眾住在所謂的公屋內,較低收入者則是向政府承租公屋。

即使是英國,雖然在金融海嘯中,外界的印象是英國房價亦炒作翻天,但事實上英國政府的住宅政策,仍有由政府提供住宅租給較低收入者,而且承租政府公有住宅者達二成。德國則有所謂的福利房,由政府興建高品質的住宅,並以低價租給需要的民眾,但如民眾收入超過某一水準,則要退租,否則就要以市場行情向政府承租。瑞典有政府直接投資興建的住宅,日本也有「住宅公團」興建房子提供給需要的民眾。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07 台灣立報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

為了11月即將到來的「國際花卉博覽會」,台北市政府大規模驅離萬華區遊民,綠黨市議員候選人宋佳倫在網路發起「夜宿街頭」抗議行動,要求市政府重視遊民人權。

1日晚間,宋佳倫與朋友一行7、8個人帶著行囊前往萬華龍山寺,準備夜宿。宋佳倫看到清潔人員正在用水清洗,以這種軟性方式驅趕遊民。遊民表示,以往都是一天清掃一次,現在卻是一天清洗3次,早、中、晚一次4小時,遊民只得離開。

宋佳倫氣憤質問,這裡有這麼髒,需要一天洗3次嗎?市政府這種浪費水資源、人力和金錢的方式,只為了維護台北市門面,驅趕城市裡最底層的人,會不會太誇張。1日晚間在艋舺公園,附近幾名里長帶著黑衣男子前來關切,雙方甚至爆發口角,里長強調:「我們都支持市政府的作法!」

除了以清理為由進行驅趕,據報載,台北市政府要求固定在當地發放便當的慈善團體不要過去。長期關心遊民議題的「當代漂泊」成員郭盈靖表示,台北市這種做法簡直回到戒嚴時期,過去政府對遊民的態度是以警察取締,把他們當成不法份子,雖然現在「台北市遊民取締辦法」在1994年已改為「遊民輔導辦法」,但政府的態度始終如一。

郭盈靖氣憤地表示,台北市政府帶頭驅離遊民,是相當獨裁與殘酷的作法,阻斷遊民的生存機會。「市政府花了1百多億把台北市打扮得漂漂亮亮,為什麼不是拿出1億打造社會住宅,讓打零工的遊民有個棲身之處?」

萬華地區遊民結構特殊,多是上了年紀或是疾病纏身的遊民,要進入就業市場比較困難。郭盈靖強調,補強社會福利才是積極的作法,而非只想把他們藏起來就好,「更何況花博又還沒到!」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是寫的是美國遊民大學生的出現。不穩定的派遣工作,非正式工作,使這群大學生在經濟蕭條時刻,面臨裁員,也頓時失去生活經費。開始被迫在校園或同學家的沙發上四處棲宿,等著他們的,是輟學,還有還不清的學貸。....

 

Adam Turl looks at the growing numbers of homeless and hungry college students trying desperately to make ends meet--and those who are willing to exploit them.

August 16, 2010

A shocking new trend is developing at college campuses across the country (Jonathan Greenwald)

AS THE mainstream press frets that the much-touted "economic-recovery" appears to have lost steam, the economic crisis continues to escalate for ordinary people.

With official unemployment holding steady at 9.5 percent (real unemployment is much higher), and with the state budget cuts producing yet more tuition increases, a growing phenomenon is sweeping the nation: homeless and hungry college students.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7/23 聯合報

張鐵志

引用自: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5741396.shtml#ixzz2cbe2jG91

上海世博在海峽那頭進行,台北也正在熱烈籌備年底開幕的「台北國際花卉博覽會」。只不過一頭熱的似乎主要是台北市政府,市民多半不太關心,不少人則認為預算高達一百廿八億的昂貴花博是「花而不實」。

花博宣稱的三大目的是:一、表現園藝、科技與環保之技術精華;二、達成減碳排放等環保目標;三、結合文化與藝術之綠色生活。但市府的許多作法根本與其宣稱理念背道而馳。

首先,這個號稱生態與綠化的活動,卻移植了一千多棵美術公園及中山公園的樹木。這種砍樹種花的邏輯,以及興建大量花俏的展館(和可笑的行動巨蛋)來展現減碳排放理念的矛盾邏輯,令人難以苟同。如果這一百億預算拿來種下成千上萬的樹,不是更能綠化城市、降低排碳嗎?或者,如果能將二○二兵工廠溼地規劃為一個生態園區,不是更能成為我們呈現給世界的一個美麗城市奇蹟嗎?

再者,如同上海為了世博拆遷成千上萬戶人家,台北花博也為了興建花博場館搬遷圓山站附近四十九戶老舊住家。官方理由是為了塑造花博重要入口意象,所以要變更雜亂窳陋之公有土地。於是,為了一個短期活動,竟然要強迫弱勢公民搬離一生的居所。

此外,花博強調文化與藝術,並徵求民間舉辦六千場與花博主題相關的藝文活動,但這種為了政府目標大規模動員資源推動的文化活動,讓人真以為這是威權上海。尤其文建會在二○一○年度的預算只有九十二億,故花博的預算比文建會還高。顯然,這種目標集中的大型歡樂節慶反映了官方文化想像的貧乏;他們追求的是文化節慶化、城市奇觀化,剝奪這些資源被用在更多草根的、長期的文化實踐的可能。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02 自由時報

李昭陽

看到北市政府為花博整市容,下令由警驅逐艋舺遊民和流鶯的相關報導,著實令人感到十分憤怒!北市花博的憎惡事件又添一樁!

偽善的馬團隊、北市政府,為了花博砸了上百億納稅人的血汗錢,大興土木,把原本好端端的圓山地區,搞得亂七八糟,這一兩年來除了噪音、封街阻路,現在又要趕走艋舺無辜民眾!筆者走了二三十個國家,從進步到落後,哪個國家沒有遊民?哪個國家沒有流鶯?常飛世界各地的人,應該不難發現其實台灣的遊民很少,而今花博以擾亂觀光客與市容為由下驅逐令,試問遊民與流鶯何辜?

去過美國紐約,大家一定對紐約地鐵站的遊民印象深刻,偶爾觀光客還會看到遊民耍Kuso,在面前擺上寫著:「dirty joke, one dollar 」(一美元,黃色笑話一則)的牌子;去過德國柏林,無政府主義者或一般遊民,牽著狗在車站間穿梭,偶爾跟觀光客討根菸抽;去過西班牙馬德里,吉普賽遊民以看手相為由,藉機跟觀光客要錢;在印度,遊民是大宗,也是觀光的重點之一。遊民在世界各地,是個存在的事實,也是外來觀光客旅遊體驗的一部分。

相較於其他國家的遊民,台灣的遊民顯得害臊許多,關於他們的負面新聞,幾乎少之又少。在台灣這個媒體如此發達的小島,要是出現遊民擾民事件,肯定是會上報的,但我們卻很少聽聞。而今天馬政府、郝團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以曾舉辦過大型國際花博會的荷蘭為例,荷蘭的紅燈區是舉世聞名的。但也未曾聽聞因為辦花博而掃蕩遊民,紅燈區歇業的情事。而今天馬、郝團隊,卻要為了花博,剝奪老百姓生活與工作權,這是民主國家應有的表現嗎?

哪個國家沒遊民?哪個國家沒流鶯?馬、郝團隊要創造台灣無遊民、無流鶯的假象,抹殺台灣真實的一部分,也更讓國際看出台灣政府的偽善!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0/09/02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引用自: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2x112010090200442,00.html

市府為了花博將在十一月登場,開始進行「整頓市容」的嚴打行動。這一拳,竟然打在萬華遊民身上。原本以為只有極權社會才會發生的嚴打驅趕遊民行動,竟活生生在台北上演。

大陸在北京奧運期間,為了在全世界面前展現中國的富裕及風範,所有「有礙觀瞻」,影響「國家形象」者都被禁絕。遊民、乞丐、甚至民工,都被趕到黑暗角落,放回老家去。現在,這招把戲也由郝市府展開。

遊民,原本就是存在於萬華的現象;主流強勢的社會意識,當然認為遊民是「社會之恥」,必欲去之而後快。但,事實上遊民本來就是社會最弱勢的一群,如果其未違法,社會必須接受─或至少容忍;政府更不能將其等同流浪狗,視為對市容「有礙觀瞻」。

各國的大都會中,因為現代社會與經濟運作的因素,總會產生一些「非預期性」的現象與機能,也許是紅燈戶、也許是遊民、也許是乞丐。在一個開放社會中,對這些現象與機能,是以政府與民間力量聯合,輔導這些人重回所謂的「社會正軌」。要以國家機器的暴力掩蓋去除這些現象,只有極權國家才會幹此事。

台灣以民主奇蹟、重視人權為傲,台北更以多元、包容的城市為榮。市府是作了一個百分之百的負面示範。萬華的遊民一定很怨嘆,原來,不止是「天地不仁」,市府更是不仁。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010/09/02 中國時報

蘇緯政/北縣(研究生)

近來,北市府為了花博會,大舉對「街友」展開「驅逐行動」,處理過程不僅過於蠻橫,更有侵犯人權之虞。以萬華為例,日前,警方為貫徹市府「驅逐令」,連他們賴以保暖的紙板、衣物等「家當」全都清掉;甚至,竟然還拜託慈善人士暫停供應街友物資,如此不近人情的做法,儼然「苦民所苦」淪為口號。

街友們的「家當」,往往是他們生活必需品,如今被當作「廢棄物」強制清運,執法是否過當,不無疑問;此外,採取刻意阻絕各界對其物資供應,更有悖照顧社會弱勢的精神。不容否認,街友可能會造成環境髒亂、居民恐懼、有礙觀瞻等爭議;然而,街友的增加,似乎也反映了都市發展過程中,不論是高房價、失業率、親情疏離、棄養等隨之而來的問題。因此,市府逕行以強制驅離等不友善方式處理,可謂「治標不治本」的鴕鳥心態。

街友,是社會的弱勢族群,執政者必須找出問題核心與根源,認真反省並解決問題,以更友善的態度與作為提供協助,而不是以「眼不見為淨」的心態,將其逼到更黑暗的角落或轉移到其他縣市。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