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1     標題2     標題3     標題4 

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學習系列 

 

社區劇場裡好玩的遊戲多來自【被壓迫者劇場】系統

 

演員肢體開發的活動練習也常來自【被壓迫者劇場】系統

 

教育劇場裡的互動技巧更是多數來自【被壓迫者劇場】系統‧‧‧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根據台灣當代漂泊協會所公佈台北車站游民調查報告顯示,有70%的遊民是勞苦終日的工作窮人;其中,更有32%為低於45歲的青壯者。

 
面對工作貧窮者居無定所的困境,台灣當代漂泊協會呼籲政府,有擔當的正視工作窮人的處境與問題,有作為的提出解決的政策。 

新年新希望:【我們要活下去】

一餐尾牙,止不住一年365天,每日只有一餐的飢餓
一包紅包,包不住貧富惡化的不公義
關心,不是只有年節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02-09

中國時報 【何榮幸】

    農曆過年期間,遊民照例成為社會關懷焦點。然而,我們太容易把遊民歸類為游手好閒者,在辦尾牙、發紅包等善心救濟氛圍中,很少人願意花時間理解這些遊民因何而來,也因而看不清遊民背後存在的結構性貧窮問題。

     與其他社會底層弱勢族群相較,遊民無疑是最容易被歧視的一群人。如果遊民全都是好吃懶做者,這種社會歧視並不冤枉,但若不是如此,社會歧視及刻板印象只會讓遊民更難以翻身。

    從二○○七年開始關切遊民議題的「台灣當代漂泊協會」,在去年十、十一月間首度大規模訪問調查台北車站一百四十位遊民,發現下列顛覆社會刻板印象的資料:高達九成遊民原本都有工作,並非只想游手好閒;流浪期間仍然工作的遊民也高達七成,但他們過著月收入少於三千元的赤貧生活,這些勞苦終日卻無法在房價、物價飆高年代生存的工作窮人(working poor),才是遊民的大宗。

    這項調查指出,遊民的工作以打零工比例最高,其他類型則包括舉牌、出陣頭、工地粗工、清潔工、廚房雜工等。由於這些工作高度不穩定,付出的勞動與薪資根本不成比例,讓這群工作窮人不但租不起房子,還必須承受隨時被臨檢、驅趕甚至暴力攻擊的夢魘。

    當然,這項調查的樣本數仍然不足,也還沒有展開長期追蹤,難以據此論斷與遊民相關的貧窮問題。不過,這項調查呈現的若干社會趨勢,例如派遣勞工等「非典型就業」造成的「窮忙族」新窮人階級大增(青壯遊民激增即是警訊),以及政府宣稱景氣復甦卻嚴重漠視結構性貧窮人口,都已是台灣社會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後無法迴避的重要課題。

    如果政府持續讓派遣勞工等「非典型就業」問題惡化,可以預見,會有愈來愈多人在工作缺乏保障、付出與工資不成比例下淪為工作窮人;城市裡的工作窮人即使不想露宿街頭,也會因為付不起房租而被迫如此;這是政府無力解決就業、租屋問題所製造的大規模貧窮人口。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戴瑜慧

(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台灣當代漂泊協會執委)

本文刊載於中國時報2011年2月4日言論新聞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20400079.html

原標題:「差一點變遊民」與「差不多遊民」

      年節,是一種慣例,包括團圓,包括送暖。「家家戶戶要團圓」,無家可歸者,也要施魔法般贈與他們一夜家庭的溫暖。於是遊民尾牙宴成為年年必有的慣例,社會賢達政治領袖,更兼任大家長的角色,發送紅包表達關切。湧起的悲憫情懷,讓人間看似有愛,對弱勢者的同情施捨,也維繫了社會本屬一體的連帶。送暖中,對照無家遊民的悲涼,一年的不順遂,都成為「還好」、「至少」、「比起來」,社會集體也再次確認自身的安全,至少「我們」還不是「他們/遊民」。

      就像MC HOTDOG歌曲《差不多先生》中的歌詞「差一點變遊民」。「變成遊民」,已經成為當代社會的集體恐懼與惡夢。但,這個「差一點」,讓心情差很大,讓普羅小民尚心存僥倖,認為惡夢畢竟只是夢,感覺遊民與我們畢竟分隔兩個世界。

      但是,如果這個「 差一點」的界線已經鬆動了呢?如果你以為不會變成遊民的人,已經是「差不多遊民」了呢?儘管政府最新公布,經濟成長率突破一○%,失業率降至五%以下,但這新春好彩頭,還是掩不住數月前主計處公布,台灣高達三六○萬戶月收入三萬元以下,超過百萬人月收入不到二萬,帶來的社會震驚。

      沒有人知道到底這群百萬貧民,在房價物價飆漲的社會,是怎樣的生存處境?為了解答這個疑惑,台灣當代漂泊於二○一○年底耗時數月,針對台北車站遊民進行近年首次大規模的社會調查。調查結果指出,人會變成遊民,並不是因為懶散不工作。因為高達九成的遊民,在成為遊民前,都有工作,並以正職工作六二.九%為主。這些工作包括工地粗工、清潔工、工廠作業員、舉招牌工、廚房雜工、廚師、船員等等。甚至有十一.四%遊民,曾經擔任過老闆。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02/05 中國時報

卓雅苹/北市(博士生)

日前報載,詐騙集團利用開設人頭空殼公司,已使十幾家銀行損失數千萬元,詐騙集團的犯罪手法固然令人憤慨,街友出讓個人身分資料的行徑,也著實令人不解,但我們如能體會這群社會底層的弱勢人口,勉強維生,只求圖一口溫飽的渴求,是不是能對這些犯罪行為釋懷,並試圖付出努力、重建生命應有的尊嚴。

自一九九五年開始投入日本街友運動的湯淺誠於其著作《反貧困--逃出溜滑梯的社會》中提及,面對貧困問題,在勞動、社會保險、公家扶助等三層安全網都不能發揮功能的情況下,監獄成為第四層安全網。為了生存,街友族群不惜蹈入犯罪、乃至進監獄。相同的情形也發生在美國等先進國家,監獄人滿為患。

就算再努力也找不到工作、裹住棉被藏躲在地下道、受盡歧視對待和驅趕等,我們輕易將街友族群視為懶惰、自我放棄、不負責任的對象,如再加上街友犯罪的新聞報導,整個社會對街友的刻板印象就更為「汙名化」,但只為了不再挨餓、有個可安居棲身的地方,街友出讓個人資料給犯罪集團,為了生存,這種走投無路而不惜觸蹈法網的心境,是否有人可以理解?並在詐騙集團下手利用以前,先伸手扶援他們、讓他們有溫飽、像個人一樣有尊嚴的生存下去。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