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1     標題2     標題3     標題4 

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8PeoPo公民新聞獎參賽作品 

PeoPo 公民新聞 by 2008cj作品區

作者: 郭盈靖、戴瑜慧、毛致新 / 漂泊新聞網

作品說明:

一般社會大眾除了健保,往往在經濟能力許可下,會再自行投保商業醫療保險,以讓自身健康醫療更有保障,免於生病的恐懼。然而,這種「生病無懼,老有所終」的想望,並非人人都能實現,對於露宿街頭的遊民而言,就是種奢望。遊民在繳不出健保費,從事臨時工未有健保的情況下,生病需要尋求不同救濟管道,甚至放著不管,成為普遍處理方式。使得遊民身體健康狀況普遍不佳,平均壽命相較於一般社會大眾減短很多。希望透過影片,突顯遊民健康醫療問題,以受社會關注,從全台整體性、制度性的角度,尋求解決方式。

我們希望透過影像,觀看社會、了解社會、底層發聲、創造可能

 影片來源:http://www.peopo.org/cj2008/post/26742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記者阮耀毅溫哥華報導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人社區新聞
May 30, 2012 09:00 AM 
 
溫哥華市府統計指目前溫市遊民數量為1602人,較去年微升,夜間流落街頭的遊民數量較去年增加近一倍。市長羅品信承認,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最新統計顯示,溫市遊民人數達1602人。(本報資料照片)

 最新統計顯示,溫市遊民人數達1602人。(本報資料照片)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是山下人》

他們自命「傻人」,幹著一些傻事,背後的信念與價值觀卻一點也不傻!政府派六千蚊予全港市民,引發Benson發起「平等分享行動」,將自己用不著的資源分享予社會上最低­下階層的人,包括深水埗的一些無家者,行動一呼百應。他們不是義工,過程當中沒有「施」與「受」之分,抱著的是與無家者平等共處的態度。奈何有人視無家者為朋友、家人,有­人卻視之為垃圾。一場冷血的清場行動,突顯政府和權貴的醜態。獅子山下「拋棄區分求共對」的精神是否已江河日下?Benson與一眾有心人又如何看待?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年4月29日


二月十五日,深水埗民政事務署聯同食環署和警方採取聯合行動,如此陣容龐大的跨部門合作,為的是要清理通州街橋底一帶的露宿者。在沒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三十多名露宿者的­衣物、綿被,甚至身份證都被清理得一乾二淨。有前線社工認為政府沒有根據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清理街道,有法不依,手法匪夷所思,有趕盡殺絕之嫌,誓要討回公道。

清場過後,有露宿者返回現場,認為露宿無罪,繼續以街角為家,只求政府不要再次突擊清場。一對無親無故卻雙依為命的女露宿者則避走至鬧市後巷,與垃圾筒為鄰。新移民來港後­因開工不足,無法負擔板間房房租,露宿街頭。清場後,有探訪他的朋友得知他從前是理髮師傅,鼓勵他重執剪刀,為弱勢社群剪髮,重拾人生尊嚴,早日重整生活,脫離露宿生涯。

一次清場行動,改變了三位露宿者的前路。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自:http://n.yam.com/newtalk/life/201205/20120517697200.html 

新頭殼newtalk 2012.05.17 楊宗興/台北報導

強恕高中2學生對遊民潑灑排泄物引發社會批評,雖然大家對學生行為不表認同,但此事件也凸顯出遊民遭到歧視的社會現實。台灣當代漂泊協會執委李宛真表示,遊民其實在街頭必須面對各種風險,有高達3成的遊民有遇過語言或肢體的暴力,因此她認為,這次事件應該讓社會反省,到底我們是怎樣看待這群在底層生活的人?

今(17)日中午的「開放編輯室」邀請到李宛真以及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來到節目中,請她們分別從遊民關懷團體以及教育團體的角度,談談對強恕學生潑糞事件的看法。

李宛真指出,很多遊民在街上常遇到睡覺被捏鼻、遭人用鞭炮驅趕、被人用水潑等,事實上有高達3成遊民有被語言或肢體暴力的經驗,因而這次學生潑糞只是凸顯遊民在街頭處境的艱難。

李宛真說,很多遊民因為擔心遭遇暴力,因此每天提心吊膽,甚至必須成群結隊以滿足自己的安全感。她說,目前遊民的組成已經與社會的刻版印象不同,很多遊民都是中壯年人口,而且也並非好吃懶做不工作,而是工作所得不足以支應房租,只好流落街頭。

馮喬蘭認為,學生潑糞的事件對社會是個警訊,為什麼這些孩子會認為欺負這些遊民是合理的?為何他們會用這種方式來做為情緒的出口?她強調,這就是一種遊戲暴力的擴大化,這些孩子內心的某一塊開始堅硬,開始不把別人當人看,所以我們應該思考如何讓孩子找回心軟的能力。

馮喬蘭說,社會這次是用一種膚淺式的正義來面對,就像是吃嗎啡,以為大家罵一罵、學生下跪道歉就沒事了,然而事件過後,孩子到底有沒有被改正?制度到底有沒有改善?這些問題卻沒有被解決,什麼都沒改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蔡惠萍】

2012.05.15  http://udn.com/NEWS/OPINION/X1/7092924.shtml

幾個高中生深夜欺負露宿的遊民,將排泄物當頭淋下,還自拍「傑作」PO上網。影片曝光,指責聲浪排山倒海而來,相隔一天,其中兩個「糞青」在鏡頭前下跪道歉,表示「他們會好好反省」。但需要反省的只有他們嗎?
 
社會輿論及網友大罵他們是人渣、廢物,也痛批「教育失敗」。但少年會做出如此偏差的行為,恐怕是事前不以為是錯誤,否則不會上傳影片炫耀;除為了「好玩」之外,恐怕還有更深沉的原因。
 
少年在影片中說,「補習班老師說,這樣可以激勵遊民脫離街頭」。其中一名學生的小學同窗更透露,少年自小就以欺負遊民為樂,會對遊民吼叫、丟石頭。顯然,他自小就出現的偏差行為,卻一直未獲糾正,甚至被大人、師長默許,長大後才會變本加厲。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年05月14日 / 蘋果日報

戴瑜慧(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當代漂泊執委)

     自冬徂夏,對貧無立錐之地的街友,卻是在冬日受到議員潑水的羞辱,到初夏遭到少年以糞尿灌頭臉的殘虐攻擊。許多市民網友,在驚呼可惡與感到憤怒外紛問道:「那個潑水的呢?」這樣的提問,是因為社會清楚的看見,那個仗著公權力公然欺壓社會最弱勢的群體,和今天少年犯行之間的高度相關性。令人擔心台灣將步上美國後塵,孳生可怖的青少年仇恨犯罪問題,屆時受害的將是整體被歧視、仇恨與暴力污染的台灣社會。

     所謂的仇恨犯罪是指受害者僅因其所屬的某些特別身分而受到侵害,例如種族或民族、國籍、信仰、性別、性取向、身體殘障或精神殘障或具有一種或多種此類「真實的」或「被視作的」特徵的人或團體有關聯而被視為攻擊目標。如同被潑糞的遊民反問少年,「我和你有仇嗎?」少年笑著說,「沒有啊!無聊」。犯罪再也不須理由,只須歧視,就可大方為惡。或許有人認為少年是無知妄行,但對照社會有權勢者的言語,例如指摘命令政府與公益團體「不准發便當給遊民(這樣才能刺激遊民)」,或是妖魔化遊民(到處尿尿大便是殺人犯強姦犯)來正當化自身的歧視行為,甚至率領來勢洶洶的支持者要與批評者公開較量或是利用法律控告威嚇批評者。今天,當少年欺負人卻嗆聲,「怎樣,過來啊!」這樣熟悉的言語,印證了有樣學樣的社會效應。

犯行可怖將飆高

     為什麼仇恨犯罪可怕,需要加重刑責?第一,只因為歧視就無端傷人,如美國加州司法部部長所言,是所有犯罪當中最不人道的犯罪。第二,仇恨犯罪會造成恐懼情緒的擴散,讓受害者所屬的團體人心惶惶活在恐懼之中。第三,仇恨犯罪如同潘朵拉的盒子,在歧視語言與社會仇恨滋養下,犯行可怖程度不斷飆高。研究指出「懶惰鬼」、「敗類」、「寄生蟲」、「人渣」等社會標籤將造成對遊民的去人化。由於「遊民」不是人,而是可以消滅驅逐的害蟲,在這樣的心理支持下,讓施暴者不斷升高對遊民仇恨犯罪的可怖程度。如美國National Coalition for the Homeless的年度仇恨犯罪調查指出,自1999年開始有上千起對遊民的攻擊,傷害致死者有291件。除了用球棒、高爾夫球棒毆人致死、強暴、丟石頭外,甚至令人髮指的將遊民潑上汽油活活燒死。
當代漂泊2010年針對台北車站遊民的調查指出,高達30%的遊民在露宿時曾遭受攻擊,普遍對人身安全感到擔憂焦慮。曾有女性遊民提到,被小學生丟石頭攻擊以及睡覺時被人捏鼻子,那種恐懼難過至今都難以言語。也曾有遊民肋骨被敲斷,只因為犯行者想聽到骨頭碎掉的清脆聲。

須展開除污運動

     少年記了大過,暴行就會消失嗎?如果有權勢者依舊滿口歧視語言、如果公權力淪為霸凌人民的工具、如果正義始終不見伸張?不是在告訴下一代,來吧,有樣學樣。本月,美國加州警察Manuel Ramos因毆打遊民致死,終於被送上法庭。台灣呢?是要讓比糞尿更污穢的仇恨犯罪強灌人民口鼻,還是為了下一代、為了正義,展開除污運動,讓歧視者受懲,讓受辱者平反?

引用自: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514/34226336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引用: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513/34225059

2012年05月13日

 

「我們不偷不搶不犯法,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4名惡少只因為「好玩」,竟朝露宿街頭的遊民潑糞尿,《蘋果》記者昨找到3名被害遊民,他們雖對莫名其妙被潑糞尿深感屈辱,卻不願提告刑責較重的公然侮辱罪嫌,一名遊民嘆說:「我是遊民,有什麼資格告人?」一語道盡社會弱勢底層的悲哀。
衣衫襤褸的徐姓被害遊民(47歲)以漢中派出所旁服飾店騎樓為家,他說:「他們第一次潑我加尿的紅茶,第二次潑屎。」

有人被潑兩次

徐姓遊民當時被驚醒很生氣,曾追問:「你們怎麼這麼惡質?」但對方不斷嘲笑,他因為擔心反擊會遭報復,所以自認倒楣,沒想到對方又潑第二次,他只好默默撥掉身上的穢物。
在捷運西門站一號出口受害的李姓遊民(49歲)身材壯碩,他說,被潑糞尿時,知道動手的人就躲在一旁嘻笑,對方甚至假好心問他:「怎麼了?」記者問他要不要提告?李姓遊民嘆了一口氣說:「我是遊民,有什麼資格告人?」他說,心裡雖然很不舒服,但只能吞下來。

另名84歲遊民也證實遭糞尿淋臉,他說:「黃黃臭臭的,不懂這些人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2-05-13 01:18 /中國時報 /【本報訊】 

 「潑糞三少」的行為,實在冷血又惡質到令人不敢相信。很多人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應該讓三少自己也嘗嘗被潑糞的滋味。

 台北市強恕中學兩名自稱「潑屎雙煞」的高三男生,不但向街友潑糞和潑尿,全程都被同夥男同學拍下;影片取名為《出任務》,然後得意洋洋地上傳臉書,甚至留言說「這樣刺激他們,可以幫助他們努力脫離遊民生活。」

 也許這三位學生自認只是惡作劇,但小小年紀,竟想出用如此骯髒不堪的方式羞辱弱勢者,其實是很嚴重的欺凌行為。這並不是突發衝突,收集屎尿、準備道具、安排攝錄等等都需要詳細預謀;而且一潑再潑,樂在其中;還絲毫不覺有錯,大剌剌地上網昭告朋友,這種心態之惡毒變態,簡直喪盡天良,只要是人,看了都會義憤填膺。

 而在引發網友撻伐與輿論公憤後,潑糞學生在網站上聲稱知錯,希望讓他們順利畢業,「沒有必要為了一個街友,害死我們三個社會新鮮人啊。」言下之意,還是打心底鄙視遊民,認為自己的順利畢業比街友被潑糞重要多了,而其父母也辯稱孩子有過動和憂鬱症。

 「潑糞三少」道歉毫無誠意,看來只是因為事情鬧大了,只好低頭講兩句場面話。坦白說,這種垃圾人渣,不要說比不上遊民,甚至比潑在遊民臉上的糞,都還不如。

引用自: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501011140/112012051300308.html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05/13 苦勞網 公共論壇

張智琦 (世新大學新聞系學生) 責任主編:張心華

不論在媒體再現或社會印象中,「遊民」都是長期承受污名的一個群體,很少被給予不同的命名與意義。去年底,台北市議員應曉薇「灑水驅趕遊民」的言論引起非議,遊民獲得社會大眾廣泛同情,究其原因,應是寒流來襲時噴水趕人的「不人道」程度,逾越了中產階級市民的價值觀。換個角度想,若是「無寒流時」噴水或改以其他方式驅離,恐怕就不會造成多數民意的反彈,說穿了,這是一個特定語境下的符號構連效果。
  
同樣的道理,我們要如何理解近日PTT爆出的強恕中學學生對遊民潑糞的事件呢?學生所攝影像、行為動機顯得比噴水驅趕更不人道,一時間,網路鄉民及新聞媒體高度關切此事,遊民從普遍時空意義下的「缺席者」,變成廣大鄉民注目且施以同情的「受害者」,潑糞學生則被妖魔化為十惡不赦、教改失敗的「垃圾」。在此,光明對抗邪惡的戲碼再度上演,而鄉民站的那一方,當然是清除垃圾的一方。
  
這類正邪不兩立的故事,結尾總是相似的,最後不堪龐大的輿論壓力,兩位潑糞學生在鏡頭前下跪、磕頭道歉,請求社會給他們一次機會。有趣的是,他們主要道歉的對象,他們請求原諒的那個「社會」,顯然不包括遊民,而是網路鄉民及新聞媒體代表的多數中產階級市民的社會──他們的舉動對不起所屬群體的價值觀,因而要被主流社會驅逐。

鄉民的偽人道主義邏輯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5-13 21:09 作者:社論/ 台灣立報

去(2011)年底,台北市議員應曉薇在質詢時要求台北市政府公園路燈管理處以潑水的方式驅趕遊民,還說「誰把水灑到遊民身上就發給獎金,因為這些遊民實在太糟糕了」。在議會殿堂上的質詢內容,後來議員辯稱只是「開玩笑」和「失言」,但是基本態度沒有改變,她誣指遊民為持槍、販毒、吸毒、騷擾女子的犯罪淵藪,還捏造遊民是愛滋病患和姦殺幼童與婦女的死刑犯,甚至動員當地里長和居民來向抗議她的人權團體嗆聲。

沒想到應曉薇議員的「玩笑話」,日前真的有高中生將之具體實現,他們把紅茶混著糞尿,潑向在路邊休息的街友,還得意洋洋的拍攝成影片,放在網路上供人瀏覽。不過這兩位高中生比議員坦率,直言這麼做純粹是因為好玩,也沒有忙著幫遊民羅織罪名,而只是認為遊民比較好欺負,應該不會被報復。

兩相對照,潑糞尿的兩位學生比主張潑冷水的議員要好得多,無奈這種歧視已深入人心、滲透骨脊,以致學生在道歉時還說「沒有必要為了一個街友,害死我們三個社會新鮮人啊」,先前也在網路留言「這樣刺激他們,可以幫助他們努力脫離遊民生活」。這和議員將街友與當地居民劃分為「有問題/正常」的看法如出一轍,前者就是需要被驅趕、被刺激、被輔導協助脫離有問題的狀態,而且人是有絕對的高低之分,「正常人」就是比「有問題的人」要高等、尊貴。

再進一步,這個社會向來就是教導大家把人分等分級,例如某電腦補習班的廣告不斷強力宣傳,水電工、停車場管理員……都可以變成電腦工程師,言下之意後者當為前者的表率,或者前者應該被驅趕、被刺激、被輔導協助變成後者。這種貴賤之分已經不是職業身分的差別,而是一種對人的根本分類,被潑糞的遊民不願提出告訴,表示「自己是遊民,有什麼身分提告」,一語道出對新型種姓制的無奈。

然而,我們在發生潑糞尿事件後卻繼續加深這樣的新型種姓制,對議員更加冷血、偽善的主張輕輕帶過,但群起猛攻幾位年輕學生,甚至媒體訪問議員對此事的看法,讓她一方面感嘆不捨遊民任人欺如貓狗,一方面又譴責北市府鴕鳥心態,應該強硬處理遊民問題。

那兩位下跪認錯的年輕人若是有知,必然認為:是非對錯根本無關緊要,社會之所以如此差別對待,乃自己身分不如人,有朝一日功成名就,非但潑糞灑尿不必親力親為,還可搏得美名與支持,豈能不趕緊奮發向上,爭作新型種姓制之中的人上人。

引用自: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8006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5/12 自由時報

〔本報訊〕強恕中學3名高三學生自拍對遊民潑穢物的影片上傳網路,引起社會批評行為偏差。今(12)日其中2名主要動手潑穢物的加害學生,到警局進行筆錄製作,並在警局外向社會大眾下跪道歉。陪同的家長也在旁哽咽,後悔沒有管教好孩子,希望社會能夠原諒,並將盡力補償受害遊民。

2生認錯 強調會自我反省

 到案的2學生是影片中動手執行所謂「潑糞任務」的加害者。2名學生在警局外,向社會大眾深深道歉,並強調對於自己做出的行為相當慚愧,會自我反省,以後絕對不會再做出這種事情。

 過程中2名學生不斷鞠躬、道歉。不過當被問到,影片中潑灑遊民的不明物體,是否真的就是排泄物?學生並沒有回應,只說已經知道錯了,最後更直接在所有媒體鏡頭前下跪。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李安君

十多年前,協助好友煮「年夜飯」與遊民分享,平常遊民居無定所,身上多半髒兮兮,帶有濃厚的味道,但那一天,很多人盛裝,他們沒有家人陪伴,就在這一天,可以好好吃一頓所謂的「團圓飯」,而且是不熟識的人準備的,他們笑得很開心,因為過了這一夜,就又要回到原本在街頭的生活。

我不想談遊民安置的問題,那是政府該做的,我想講的是「集體暴力」的問題。其實三月份,藝人Makiyo爆踹、毆打計程車司機時,我就從You Tube找到一段廣告影片,讀者肯定都看過,也印象深刻,那是「巨匠電腦」廣告,篇名「成就篇」,注意,是「成就篇」。

巨匠之前,我是水電工,
巨匠之後,我是建築設計師。

巨匠之前,我是停車場管理員,
巨匠之後,我是電腦工程師。

看出什麼問題來嗎?對,就是職業歧視!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學生向街友潑屎取樂 網友「糞」怒

強恕中學「潑屎雙煞」 連兩天撒野 當作拍廣告PO網

街友氣炸 網友撻伐 學校:這次真的太過分了

2012-05-12 01:03 /中國時報 /【林佩怡/台北報導】

 惡劣強恕中學兩名高三生,在西門町向街友潑尿和潑糞;街友看見身上糞便,一臉茫然。(翻攝自網路)

 惡劣強恕中學兩名高三生,在西門町向街友潑尿和潑糞;街友看見身上糞便,一臉茫然。(翻攝自網路)

 

 惡劣強恕中學兩名高三生,在西門町向街友潑尿和潑糞;街友看見身上糞便,一臉茫然。(翻攝自網路)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05/04 自由時報

記者黃忠榮/台北報導

引用自: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may/4/today-taipei3.htm?Slots=TPhoto

台北市社會局長江綺雯昨天表示,推估台北市遊民數量在五百至六百人之間,其中只有四成設籍台北市,亦即在台北市的遊民六成來自外縣市。

江綺雯昨天前往市議會民政委員會就「制定台北市遊民輔導自治條例」進行專案報告,她在報告中做上述表示。

委員會也通過郭昭巖議員提案「台北市政府應尋求跨縣市支持與合作,以達積極處理遊民之協助、安置、就業及輔導等問題」,江綺雯承諾對這項提案「將積極辦理」﹔不過,郭昭巖昨天未出席會議,全程由陳政忠議員代為說明並表達意見。

江綺雯表示,滯留台北市的遊民較集中在中正區與萬華區,合約七十五%,遊民問題在台北市被關注二十餘年,世界先進國家大都市多有類似困擾,尚未能有徹底解決良方。

報告指出,遊民以男性居多,約佔九成;年齡層以四十至五十九歲為主,佔六成以上;遊民疑似精神病患者約十二%;遊民有就業意願者約十四%。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05/02  NOWnews

記者李梅金/台中報導
 引用自:http://www.nownews.com/2012/05/02/11689-2810077.htm

臺中市召開遊民業務聯繫會報,會中針對午夜十二時以後街友安置問題、街友強制就醫條件等議題,引發熱烈討論。社會局長王秀燕表示,超過午夜十二時的街友安置並非常態,指示社會局再與警察局溝通,建立完善的後送機制。衛生局技正林永賓則說,只要看到遊民有傷口或出血,基於人道考量,都可直接送醫,不需經過衛生局認定。     

警察局保安科股長林崇懿反映,警察局因二十四小時執行勤務,常是民眾舉報遊民的第一線,但街友關懷中心以影響安寧為由,超過午夜十二時即不接受遊民安置,林股長認為應有妥善配套機制,若任街友待在警局,也會造成辦案、處理公務的困難。

王秀燕認為,超過午夜安置遊民的狀況應屬個案,若請個案隔天再自行登記入住,執行上成效不彰,社會局應與警察局再溝通,建立完善的後送機制。王局長提出兩點方案,一為社會局出面與街友關懷中心協調,以個案方式安置有此需求的街友,由社會局補貼經費;二為社會局與各地區養護中心合作,午夜十二時後若有安置需求,先送往養護中心,隔日再將個案送至街友關懷中心。   

西屯區公所報告轄區內街友因疑似皮膚疾病搔抓,造成外衣可見血跡,是否構成強制就醫要件?衛生局林技正強調,基於人道考量,只要警察或社工員目擊遊民有受傷、出血等狀況,不需等待衛生局認定,即可直接送醫;若是遇到疑似精神狀況不佳的街友,社工員與警察單位可通報地區衛生所,由衛所護士進行初步認定,並協助送醫。

王局長強調,每位街友都有一段歷程或故事,應以包容與人性關懷的方式處理,希望未來在安置街友的同時,也能顧及街友自身的意願,在人權與社會安全間求取平衡。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編譯中心綜合紐約28日電 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pril 29, 2012 06:00 AM 
圖片 1 / 3
最新調查顯示紐約市遊民激增,已超過3000人,但
維權人士稱,露宿街頭者絕不止此數。圖為一名遊民
撿拾垃圾桶內的「剩餘物資」。(Getty Images)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