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8 台灣立報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

「買不起、租不起」文化批判論壇17日在UrbanCore城中藝術街區舉辦,遊民們一起參與,分享生活遭遇與面臨到的人權議題。

遊民追影表示,遊民不為人知的事情很多,除非一般民眾設身處地去理解,才了解遊民的苦處。

公共論壇遊民發聲

追影做過的工作很多,包括舉牌、廟會出陣頭、臨時工,這些基層勞動會讓體力透支,而且在外包仲介的層層剝削下,接受的工資非常少。追影說,外面很多無牌照的人力公司提供臨時工作,正常一般人作工大概一天1千6百,像他們遊民做工,公司表面上說給1千元,但實際拿到只有7百元,還推託說減少的錢要報稅金,並且威脅不接受低薪資,就不提供工作,受傷的時候還要自己就醫,沒有任何保障。

追影舉例,廟會出陣頭是1千元,但經過層層抽成,只剩下3百。遊民都想要工作,但是薪資及工作環境上有著極大的差別待遇及歧視,追影親身經歷這種不公平的現象,他認為「工資與體力透支不成比例」,所以走出來為遊民發聲。

另一位遊民阿春透過自己拍攝的照片,與大家分享生活處境。阿春看到公園的座椅設計,覺得很難過。以前座椅不會這樣,她覺得「坐也坐不舒適,躺也躺不舒服」,公園座椅設計不妥當,因為平坦的椅子,多加上鐵纜分隔,導致無法臥躺,不是為民眾方便,而是為防止遊民而設計,她就拍下來分享給朋友看,

阿春把家當放在公園裡面,像是無殼蝸牛。她說:「這就是甘苦人。」都無地方可以住,要租也租不起,只好公園、路邊及涼亭四處睡,但會被到處驅趕,像球一樣被踢來踢去。

關注遊民議題的當代漂泊成員郭盈靖表示,家當對遊民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放在街道上,一般人會覺得是垃圾,隨時想將之清理,但是棉被與睡袋是遊民重要保暖工具,推車上一層一層的,裡面包括衣服、工作鞋。阿春說,每天到哪裡,就要拎著家當到哪裡,不然會被當成垃圾丟掉,晚上會凍死在街頭。

社會空間的歧視

當代漂泊成員郭盈靖在一家街友中心做社工,她說,里長跟警察單位前陣子在外面增設了一台監視器,正對著機構門口。

郭盈靖提到,長期以來,街友機構在社區被排除得很嚴重,社區將機構當成犯罪地方,社區理由是,機構設在這邊,會造成附近國小的危險,但實際上國小離機構兩條街遠。

郭盈靖表示,任何人有犯罪事實,都是以個案處理,而非排除一個機構。社區民眾認為公園不能清掃乾淨,理由是遊民會越聚愈多;郭盈靖說,這種恐懼與排除的方式,在日常生活中是無所不在的。

近來媒體新聞報導,遊民會污染台灣鐵路管理局即將新造5星級廁所。台灣鐵路管理局因市民對公廁的滿意度相當低,認為廁所太老舊、髒亂,打算用3千萬打造5星級廁所。

針對這起新聞事件,當代漂泊成員郭盈靖表示,台鐵只重視硬體上的五星級,台北宣稱是一個進步的城市,真正的進步應該是公共空間包容各種不同族群,無論是遊民還是移工。

郭盈靖質疑,台鐵鎖定的使用群是富人嗎?如果一個人穿得破破爛爛,不是西裝筆挺,會不會不能上廁所?郭盈靖認為,台鐵的空間設計,必須依使用人的需求,有不同的空間配置,政府必須正視公共空間必然有遊民存在,全世界都是如此。

論壇結束後,遊民一同相邀,去凱達格蘭大道聲援農地遭強制徵收的農民,相挺其他遭迫遷的台灣人民。

阿春在拿出相機拍攝論壇現場,她透過攝影紀錄生活中的大小事。(圖文/李宜霖)

@ 轉載自台灣立報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