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謝文華、曾鴻儒/台北報導〕

馬政府上台後,台北車站、龍山寺、萬華一帶湧入更多遊民,比起放棄生命、一了百了的人,他們選擇在社會角落,堅忍過活,仍不願被環境打敗!

馬執政後 北市出現更多遊民

長期提供街友餐點的基督教恩友中心估計,由於計程車排班點由站外移往西區地下室,加上警方經常性地勸離,常在台北車站活動的街友最近少了很多,目前約有三百人。街友則反映,多數同伴都有工作,但以打零工為主,一週頂多工作兩天,一個月收入常只有五、六千元。

六十歲,應是含飴弄孫的年紀,化名「追影」的男子,卻因開設的茶藝館遭誣陷做的並非「純吃茶」,被警方開單,為了不想牽累同行,他黯然關店,從老闆逐漸變成遊民!

國中畢業的追影,愛畫畫,曾在中山北路開畫廊,做過礦坑管理員、大樓保全等數不盡的工作。母親過世後,家產被土地代書騙光,婚姻破裂。六年前失業流落街頭,仍勤奮做粗工,去年因工傷引發蜂窩性組織炎,改做清潔工。即使命運多舛,他從未想過請領補助款,也不曾有輕生念頭,堅持人活在世上,只要還能動,就要靠自己,「這才是做為人的價值!」

不少遊民和追影一樣,能找到工作就儘量租個兩、三千元的陋室,工作丟了,才睡公園,就算是攝氏十度以下寒冬,他說:「冷也要給它冷,人家來趕,說為了市容,但我們被環境逼迫,誰不想睡在家裡溫暖床鋪?」

遊民阿西曾做過五年洗牆工,每每冒生命危險,攀附豪宅、大廈頂樓掛吊車,辛勤地在幾十層樓高的外牆上下清洗,看著達官貴婦出出入入,他感嘆:「有錢人住天上,窮人只能住地下!」老闆看他已六十二歲,除非找不到工人,才找他「墊底」,阿西收入不穩定,只敢睡街頭。

三十五歲的阿傑,父母早逝,一次腦傷造成他四肢常不自主地抽動,幾乎沒有老闆想用他,連找舉牌工都碰壁,而申請身心障礙手冊,被以「雙腳還能走路」遭拒。以台北車站為家的他,從不放棄找工作,一次有人報他高雄有頭路,他跟著南下,沒想到對方是詐騙集團,工作一週未領到分文,最後被警察送回台北車站,求職夢再度破碎。

多數街友雖有一技之長,但因景氣關係,無固定工作。一名女性街友就說,她現在和朋友都是假日接路旁舉牌的零工,只有假日才有工作,還不見得每個假日都有,一個月收入有時不到五千元,日子過得很辛苦。

台灣當代漂泊協會執委郭盈靖說,台灣就業市場走向以短期工為主的時代,貧富差距加劇、物價飛漲、薪資下降,買不起、租不起房子的人愈來愈多,貧窮工人和失業遊民僅一線之隔!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