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窮人與遊民一線間

【台北車站遊民調查報告發布記者會】

 

農曆年節將近,沒有好彩頭,也要製造好消息。一片經濟成長率突破10%,失業率降至5%以下,還有利率18%,加薪3~5%,數字美妙。彷彿和數月前主計處的統計資料兩個世界。主計處資料指出台灣高達360萬戶,每月收入在3萬元以下,其中,逾百萬受雇者每月收入不到2萬元。台灣這幾年燒炭自殺、失業事件、貧窮家庭,漸漸成為社會議題,但是這份調查,指出工作窮人的數量之高,依舊讓許多人驚訝。月收入低於30000元,在一個房價、物價持續飆漲的城市,該如何生存?又是怎樣的生存狀態? 諷刺的是,沒有人知道。特別在政府體系,普遍報喜不報憂的心態裡,廣大人民陷入艱困求生的真相,被視為潘朵拉的盒子,封存隔絕。當代漂泊協會指出,這種不作為的鴕鳥心態,在道德上,是偽善的;在政治上,是不負責任的政策殺人。

 

如果喝水充飢是道德上的不忍卒睹,如果勞苦終日卻依舊難逃貧困致死,如果不願意此般人間煉獄持續擴大,就必須正視貧窮的事實。為此,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花費大量的人力時間,進行對台灣遊民/工作窮人近年首度的大規模訪調。在991011月,以台北車站遊民為對象,訪調140位遊民。以實證資料告訴政府與社會,工作窮人的生存困境已經到了緊迫關頭,隨時都可能成為遊民。台灣工作越益無法提供安全的生活,因為高達90%的遊民,之前都是有工作的,並且正職工作高達63%。成為遊民,並不代表好逸惡勞,懶惰不工作。相反的,71.4%的遊民都是艱辛的勞動者,但卻過著勞苦終日,衣食無著的悲慘日子,30.7%的遊民更過著每日一餐的挨餓生活。如果新年的意義,是許新的願望,希望政府正視貧窮,以負責任的態度,扭轉當前大規模製造貧窮,製造流浪,製造飢餓的不公體制。

 

一、工作 - - 遊民一線間

 

「我在紡織廠工作多年,工廠倒閉,收入沒了,沒辦法了,開始在台北街頭流浪。以前,有工作時,從沒想過自己會有變成遊民的一天」阿文無奈的跟我們說。許多人,就像阿文一樣,曾經都有工作,也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遊民。

 

根據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調查發現,高達9成(89.3%)遊民,在成為遊民前,都有工作。並以正職工作(62.9%)為主。工作類型,包括工地粗工(29.3%)、清潔工(26.4%)、工廠作業員(25.7%)、舉招牌工(14.3%)、廚房雜工(10.7%)、廚師(10%)、船員(9.3%)等等。甚至11.4%遊民,曾經擔任過老闆。

 

二、咱遊民艱苦人

 

社會常認為遊民是一群懶惰、不工作的人。然而,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調查發現,流浪期間,遊民工作比例相當高(71.4%)。但工作高度不穩定,打零工比例高居首位(68.6%)。工作類型,包括舉牌工作(47.1%)、出陣頭(40%)、工地粗工(27.1%)、清潔工(17.1%)、廚房雜工(9.3%)等。

 

三、工作窮忙!薪資,低到不能再低

 

「我們遊民所做的工作,事實上都是非常的透支體力,但是,所接受到的工資非常少。常常是工資跟體力的透支不成比例」,追影沉重道出遊民工作的處境。

 

從調查資料顯示,遊民不論流浪前後,從事的工作都以體力型勞動為主。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調查發現,高達82.2%的遊民過去三個月內每月工作收入低於5000元,其中67.9%遊民每月工作收入少於3000元。

 

四、窮到一天只有一餐

 

每月收入不到萬元,日子要怎麼過?阿超跟我們說起,他自身的經驗,「你應該很難想像自己身無分文,要怎麼過日子吧?但是,我常常都是這樣。口袋空空,一毛錢都沒有。常常就剩幾個銅板,叮叮噹噹的在口袋裡,這些銅板是要拿來打電話問工作的。做臨時工,工作不是每天有,你就需要打電話問老闆有沒有事頭。口袋只剩幾塊錢,或是口袋空空,要怎麼辦?肚子餓,又沒東西吃,就讓他餓。真的受不了了,你又真的沒東西吃,那怎麼辦,就是猛喝水。喝飽了,就不會餓了」。

 

遊民從事底層工作,收入微薄,生活陷於貧困,飽食都成問題,何況租屋。本研究調查遊民用餐狀況發現,46.4%一天吃兩餐,30.7%一天吃一餐,能夠正常吃三餐的僅占13.6%,甚至仍有9.3%的遊民經常沒有用餐。明顯的看到遊民經常處在飢餓有一餐沒一餐的狀態。

 

五、我也想要有遮風避雨的住所

 

「如果能有個遮風避雨的窩,誰想露宿街頭?」每位遊民都希望如此。

 

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調查發現,高達88.6%的遊民,最煩惱沒有工作(53.6%)或工作不穩定(35%),並且大多數的遊民(87.8%)都希望能租得起房子,脫離流浪生活。將近7成遊民過去也都曾租屋(67.6%),現在對於住所的需求,大多數遊民只企求能有個安全,可以遮風避雨的居所(69.3%)。但要達成願望,談何容易。將近56.4%遊民無奈的表示,負擔不起房租,住有居所成為奢望。因為沒有工作或是工作不穩定,導致租不起房子的比例,更高達9成(86.4%)。

 

六、流浪生活的悲哀:

 

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調查發現,高達72.8%遊民,是在近三年內,露宿台北車站(露宿台北車站一年以內者占36.2%、1-3年者占36.6%)。值得注意的是,新來者的比例相當高,14.2%遊民露宿約1個月,29%遊民露宿不到半年。

 

問及露宿地點的考量,超過半數以上(56.4%)遊民,以「安全」的露宿環境做為首要考量,其次是盥洗便利因素占35%,第三是不會被驅趕,占35%。「睡在外面,晚上會發生什麼事,有時候你很難預料。我會找比較安全的地方,睡起來安全,也比較安心」遊民阿旺表示。

 

人身安全沒保障

 

「睏入眠,一覺到天亮」,是件幸福的事。對於遊民來講,很難可以如此。遊民,睡於紙板,一個個捲曲而睡的身軀,儘管再怎麼疲倦,身體仍像個雷達般,環伺四周,一有風吹草動,原是閉合的雙眼,隨即睜開,驚恫的環視四周。根據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調查,30%的遊民,露宿時曾遭受攻擊。19.3%遭到言語攻擊,11.4%曾被毆打。

 

政府迫害赤貧者: 沒收家當無法禦寒,被當野狗任意驅趕

 

對於露宿時最討厭遇到的事,調查發現,8成的人煩惱家當被收走(80.7%),近半數(47.9%)的人擔心被臨檢,近4成的人擔心被驅趕(39.9%)。政府不是應該解決貧窮問題,幫助窮人嗎? 卻反而成為迫害窮人的共犯,窮人每日生活的夢靨。

 

「去工作,總不能把家當都帶去吧?但要放哪?只好藏起來。但不是每次都這麼幸運,藏起來不會被發現。家當常常被丟掉,是家常便飯啦!睡袋被丟掉,晚上沒得蓋,天氣冷,你就要皮皮挫。不然,能怎麼辦?」阿張說,露宿街頭的遊民,家當被清掉,是常有的事情,幾乎每位遊民都曾有這個遭遇。

 

買不起,租不起,底層勞動者無處安身

 

「我覺得自己很悲賤。工作時,被大小聲,不能回嘴,要不然馬上被罵或被調走。睡在街頭,會被欺負,會被趕來趕去,有時候,還會被打」阿義道出自己的處境,也說出了普遍遊民面臨的遭遇。

 

工作貧窮,就像個毒瘤般,日益擴大,日漸惡化。遊民,在”遊民不喜歡工作”、”遊民懶惰”的社會緊箍咒裡,身陷工作貧窮的現實困境被遮蔽掩飾,不被視見。反而,遊民被視為社會毒瘤,不容存在的對象,驅趕合理。甚至,由政府部門帶頭驅離遊民。

 

「我只想有個遮風避雨的窩」。台灣當代漂泊協會調查,遊民希望政府能提供的居住措施,53.6%希望有租金補貼,值得注意的是,50%遊民希望政府提供「打零工者便宜且低於市價的長期租屋住宅」,另外,對於部分身體健康狀態不佳,無工作能力的遊民而言,則是希望政府能夠提供「無工作能力弱勢者長期住宅」,以免於露宿街頭(34.3%)。

 

面對工作貧窮者居無定所的困境,台灣當代漂泊協會呼籲政府,有擔當的正視工作窮人的處境與問題,有作為的提出解決的政策。

 

新年新希望: 【我們要活下去】 

 

一餐尾牙,止不住一年365天,每日只有一餐的飢餓

 

一包紅包,包不住貧富惡化的不公義

 

關心,不是只有年節

 

真正的悲憫,請從這些日常卑微的請求開始

 

停止驅趕,停止惡意沒收,提供盥洗

 

短期訴求:【停止對赤貧者的迫害---停止驅趕,停止惡意沒收,提供盥洗】

 

1、請國家停止迫害遊民/工作窮人,停止無效又殘酷的驅趕手段。

 

2、停止惡意沒收丟棄遊民家當,增闢遊民可放置物品的區域空間。

 

3、提供赤貧者方便的簡易盥洗設施,維持基本衛生健康。

 

長期訴求:【停止製造貧窮】

 

當青壯年遊民已經達到3成的時候,這是社會的嚴重警訊,這是台灣社會希望的剝奪。

 

1、不要向下沉淪,限制「非典型就業」!

 

2、提供工作窮人租得起、住得起的適切住宅。

 

3、在效果不彰的收容所之外,提供真正尊重遊民需求的安置休憩場所 。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