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12月26日 

 

Q: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
A:我今年53歲,嘸厝,在艋舺流浪,沒地方睡,就睡在龍山公園,可是自從花博開始,每天早晚3次就有人用強力水柱噴水、洗地板,害阮都嘸法度睡。聽說是因為龍山寺外國觀光客很多,怕外國人看到歹看;也有議員嫌我們髒亂,要甲阮趕。現在天寒,又落雨,鋪個睡袋或紙板,睡都睡不暖,每次睡到正燒(台語:暖和),警察就甲你挖起來:「起來,不能在這裡睡!」有人就開始噴水。有些街友跑到水池那邊睡,可是那裡更冷,結果大家都感冒。每天都不能好好睡覺,很痛苦。他們把我們當成垃圾,要清掉,實在有夠心酸。

Q:為什麼你沒有家?
A:我是雲林虎尾人,厝內很貧窮,我六個兄弟姊妹,父母根本飼不起,所以小學讀嘸畢業,我就出來流浪。我靠幫人掃地、洗廁所過日子,後來在一家電子廠上班,後來工廠說要去大陸,我被裁員,從此找工作就很困難。

每天睡地上一身病

阮父母都過世了,想要返去,厝是阿兄耶,阿嫂會趕,兄弟姊妹都有家庭,我也歹勢去拜託他們。
Q:妳沒有結婚
A:頭路不穩定,日子艱苦,我不敢嫁;也嘸人敢娶我。
嘸頭路,我也沒辦法租厝;每天,救世軍跟社會局有在萬華供餐,我吃飯就靠他們。周六日沒有供餐,我就自己去舉牌賺錢,一天750塊,這麼低的收入是要安呢租厝?每次去幫賣厝的舉牌,從早上9點舉到下午5點,即使下大雨,也不能馬上穿雨衣,要等到每小時10分鐘的休息時間才能穿,否則建設公司的人會罵。每次都感覺,自己跟那些買房子的人比,是天跟地的差別,他們就像住在天頂上,而我們住在地下。
我們經常能找的工作都是很粗重,沒人要做的,有些實在太粗重,我們真的沒辦法做,因為每天睡地上,我們都睡得身體風濕、全身關節疼痛,身體越睡越糟;加上現在又睡不好,隔天根本沒辦法工作。

Q:現在都哪些人在流浪?
A:越來越多人嘸頭路,不敢回家,或者也沒錢坐車回家,就來這住,流浪的人越來越年輕,我們這裡有20多歲的。這裡好多可憐人,像阿寶跟我同年,過去做車床工,從沒想過有天工廠去大陸,他會因為失業變成遊民,他現在中風,也沒辦法工作。也有坐輪椅的,有時看他們不會走,我有吃的會給他們;他們破病,就幫他們通知社會局,帶他們去看病,大家都可憐人,就像兄弟姊妹,互相幫忙。
最近天寒,我把衣服都穿在身上,很多人看我穿這樣,把我當成肖仔,我告訴自己,沒關係,自己穿得暖就好。我們不是懶惰不賺錢,也希望有工作做、有便宜的厝租,每天靠這些民間團體幫助,我們也是很歹勢。要過年了,麻煩大家幫阮找頭路,讓阮有飯吃。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引用自: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914043/IssueID/20111226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