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12月26日  

台北市議員應曉薇要求市府基層員工在清潔街道、公園時,用水沖驅趕遊民。
聖誕夜一個貧窮的黑人小女孩趴在白人家的窗口,羨慕的看著屋內的歡樂景象和孩子們拆禮物。一個長著鬍子的人走過來站在她身旁柔聲問她為什麼不進去?小女孩說:「他們不讓我進去。」那人說:「他們也不讓我進去。」小女孩問:「那你是誰?」那人說:「我是耶穌!」

難道遊民不如野狗

這則故事說明了教徒的偽善。應曉薇市議員一直予人熱心社會公益慈善活動的良好印象,曾身披「愛心代言人」帶領人們進行公益活動。她歷任法務部「犯罪矯正協會理事」、「流浪動物保護協會理事」、「希望關懷協會理事長」,其慈善的經歷在民意代表中十分罕見,也因此令人景仰。她未婚育有2女,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格外讓人敬佩。沒想到叫市府員工水沖遊民的竟然是她,不只民眾跌破眼鏡,還眼珠脫眶。如果她做過流浪動物保護協會理事,難道認為遊民比流浪動物還不值得同情嗎?
社區給議員壓力驅趕遊民的理由是:遊民群聚、隨地便溺、吐痰、吐檳榔渣、睡臥店家騎樓門口影響生意、使社區的房地產價格跌落、而且磁吸效應將會引來更多遊民,也懼怕他們做奸犯科,敗壞治安。議員必須反映選區選民的訴求,也無可厚非。但是寒冬用冷水沖遊民實在太過分,已嚴重侵犯人權,政府應該想出符合人道的方式解決遊民問題,否則什麼叫做政府?
應曉薇質詢北市府時說:「也可告訴執行作業的同仁,不能只灑外面,誰往遊民身上灑(水),就撥發獎金,因為這些遊民太糟糕了……貴處只要決定用水管向遊民噴水,全萬華區的居民都會感激你。」

用水驅離侵犯人權

心態上遊民已成為納粹心目中的猶太人,是萬惡的淵藪,這種籠統的看法忽視了遊民現象的深層社會原因。如果說遊民影響國際觀瞻,那更是狹隘民族主義自卑感作祟。民主國家都有遊民,紐約更把遊民做為多元社會的組成份子看待。
官員學者要多做遊民研究,尋找減少遊民的方式,而非寒冬拿冷水驅離他們。如果一定要用水沖擊,應該被沖走的不是遊民,而是應議員,畢竟人權的底線不可逾越。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914191/IssueID/20111226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