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7 02:05  中國時報  【晏山農】

首先,還是得譴責應議員!她於議會工務部門的質詢已極輕佻,如今,街友在她臉書中的形象竟是「萬華遊民多數天天喝酒簽六合彩,還有HV愛滋原者」,「過去幾年已槍決的死刑犯不止一位,他們姦殺數名其中最小三歲幼童和婦女」。這些胡謅荒唐言,表露出她關心街友,街友卻不知好歹的「憤怒」心態,所以她亟欲立《遊民法》來規範,凡此都已是淺露的法西斯了。

     

     不過,應議員是誠實的法西斯,她只是浮出的冰山,而冰山基座可不小。畢竟,眾人見無依的街友都會生惻隱之心;但若他們棲息於我們周遭,會全心接納並熱心支援者,幾希!尤其對萬華居民來說,長期被貼上「三流」(流氓、流鶯、流民)標籤,影響發展步調不說,街友近年更是愈聚愈多,偏又趕不走,焦慮失措自是難免。問題在於:台北市的街友何以膨脹如此?何以街友們集中於西區?

     其實,台北市街友最多的處所並非萬華龍山寺周遭,而是台北車站(尤其地下停車場一帶)。祇因萬華「盛名」在外,所以一談到街友就聯想到萬華。弔詭的是,台北車站和龍山寺前的艋舺公園都是依現代性規畫的公共空間──滿是水泥地的艋舺公園,取代貌似東京淺草寺市集,是市政一大敗筆──卻反遭被排除的街友入侵,握權柄的有力人士豈能不錯愕?

     若再探討街友日多與年輕化,近來由經濟勞動角度剖析者已不乏其人,反之,台北市的空間規畫與都更強化了貧富差距與人心疏離,似乎大家都心裡有數卻少公開言談。也就是說,從日治後期以迄戰後一、二十年,已然一體的台北城,如今再因大安、信義為主的「新城內」(俗稱「天龍國」)森嚴矗立,和西區的大稻埕、萬華再現昔日的分立局面,處於最下階的萬華遂成街友集散地,以及破落的人心散置處。

     日治年間,日本人盛傳「正經的日本人,不會到萬華去」,而今多數「天龍國」優位人士也不會想造訪萬華。萬華人與其奢求主政者的「西區軸線翻轉」得以有成,自救才是最實質的改造利器。日治年間施乾、清水照子夫婦經營的「愛愛寮」今仍在,所以,今日萬華的社區、寺廟教會(尤其是龍山寺)都不該對街友問題置身事外。為此,有識者得持續關注應議員亟欲推動的《遊民法》,慎防以法之名行驅趕之實,否則「天龍國傳奇」一再上演,情節絕不好看!

 周日耶誕夜,我來到萬華龍山寺,試觀台北市議員應曉薇如何就她的「玩笑話」作解說,更好奇聲援街友的學生團體如何反制。對峙時間當然不會長,且不是焦點所在,反倒是龍山寺周遭商家對街友的不滿,某些街友甚至感激應曉薇的灑水論調,進而與不同主張者互槓怒罵,更顯問題的盤根錯節。

 引用自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122700565.html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