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newtalk.tw/news_read.php?oid=20723

新頭殼newtalk 2011.12.27 楊宗興/台北報導

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應曉薇一席「往遊民身上噴水的應該發獎金」引發輿論撻伐。台灣當代漂泊協會的郭盈靖表示,遊民成因複雜,但不應用「好手好腳不工作」來理解他們,因為長期餐風露宿造成的身體健康不佳,讓這群人不被主流勞動市場青睞,只能過著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非常辛苦。綠黨的宋佳倫則建議,政府應該建構完善的社會安全網,讓人民不會因為家中遭逢巨變或經濟困頓而淪為無家可歸的遊民。

今(27)日中午的「開放編輯室」節目請到郭盈靖、宋佳倫以及台灣人權促進會文宣部主任邱伊翎,在節目中分析遊民的成因與現況,並剖析遊民為何總是成為污名化的對象?

郭盈靖指出,遊民的成因當然很多,但是這群人並不如外界認為的,是一群「好手好腳」、「好吃懶做」的人。她進一步指出,由於長期在街頭流浪,遊民的身體情況往往不佳,脊椎炎或風濕是常有的,這樣的身體狀況也難以支撐一般工作的需求,遑論是薪水低廉的體力勞動。

郭盈靖說遊民並非都不找工作,她曾輔導過一位年輕的遊民,他每天都很認真的找工作和面試,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工廠夜班作業員的工作,開始過著白天在圖書館睡覺、晚上在工廠上班的日子,本來期待第一個月薪水發下來就有能力租房子擺脫流浪生活,沒想到卻碰上工廠裁員,讓他的心情一下子跌落深淵。

郭盈靖也駁斥一般人對「遊民不愛乾淨」的刻板印象,她說,曾看過有遊民睡前就會把整排公園座椅地板清掃乾淨,遊民說「因為那是用來睡覺的地方」,這證明遊民與你我並無不同,都喜歡在乾淨的環境中休息。她也強調,社會對遊民的聚集感到恐懼,但人本來就是群體的動物,聚集在一起只不過是求個安全,大家可以互相照顧,何錯之有?

邱伊翎則反駁遊民都是死刑犯的說法,她說翻遍各種資料,無論是今年死刑定讞或是過去幾年遭槍決的死刑犯,沒有一個人是遊民,她不知道應曉薇這樣說的證據何在?

邱伊翎認為,從這次事件讓我們再次看到政客建構「他者」的過程,一如過去他們對死刑犯所做的,將所有社會負面的形容詞加諸在他們身上,進而將這群人塑造成須要被隔離在社會之外的群體。

綠黨宋佳倫說,她因為認識了一個年輕的遊民,才發現自己跟遊民的差別其實並不遙遠。一開始她也會認為這個朋友為何不去做時薪95的麥當勞?後來才知道這個朋友因為父母突然辭世,讓他在24歲的年齡必須流落街頭,而因為他還年輕,所以社會福利也不會給予協助,因為怕他依賴,宋佳倫這才意識到,能在求職履歷上填上「地址」及「電話」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宋佳倫強調,遊民問題絕對不能只看成是他們的個人問題,而應該理解為社會結構所造成。她也認為,國家應該建構完善的社會安全網,讓國民不至於淪落到遊民的處境。「我們一般人如果失業沒錢,一開始可能跟朋友借,再不然就是回家靠父母親人,但這群人(遊民)卻完全被排除在這些社會安全網之外」。

對於「遊民法」有沒有可能幫助遊民?郭盈靖說,從這幾天政府對「潑水事件」的態度來看,地方政府完全認為這種驅趕是正常的,只要潑水不要潑到遊民就好;而中央政府則是推給「這是地方的權限」,政府從上到下的心態是如此,他們難以期待會修出多好的「遊民法」,也不可能會真正解決遊民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