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9 01:01  中國時報 【莊佩璋】

      台北市議員應曉薇要求政府以「灑水」驅趕遊民,說「誰把水灑到遊民身上就發給獎金,因為這些遊民實在太糟糕了」。這麼沒人性的話,當然引來人權團體撻伐;在社會壓力下,應曉薇也在耶誕節公開道歉。

     不過,嘴巴雖然道歉,同時她卻又說,艋舺公園許多持槍、販毒、吸毒、騷擾女子案件,多半與遊民脫不了關係。不只如此,應曉薇還在臉書爆料,萬華遊民有愛滋病帶原者,甚至有遊民因姦殺三歲幼童與婦女而被判死刑、被槍決。

     果真是「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能持槍、販毒,還會去當遊民嗎?愛滋病帶原難道會在額頭留下印記,否則她怎知遊民有帶原者?最近共槍決九人,在此之前已四年沒執行槍決,請問那一個是遊民?還好,現在已不是戒嚴時代,否則應曉薇大概會說「共匪、台獨、黨外都潛伏在遊民裡」。

     遊民一直是萬華的頭痛問題;議員為民喉舌,反映問題也是天經地義。但是解決之道如果違反人權,泯滅人性,就會重蹈歐洲中古世紀獵巫、納粹屠猶的覆轍。

     其實,遊民就如同議員、記者…等,有好也有壞。別忘了,不久前,轟動全台的雲林小兄妹蹺家環島,碰到第一個貴人就是寄居台北車站的遊民。

     而且,更別忘了,台灣是移民社會;所謂移民,其實就是遊民。從最早的「兩條腿夾一對LP」渡海來台的羅漢腳,到六十幾年前倉皇南渡,只剩爛命一條的「老芋仔」,每一代移民的處境,都跟遊民一樣。

     我們這代人,基本上都是僥倖活下來的遊民之後。因為漂泊,還來不及建立世襲的階級與財富,台灣社會眾生平等;由於「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們友善、樂於助人。

     應曉薇言語之所以觸犯眾怒,關鍵是帶有階級意識,也背離同情「甘苦人」的台灣傳統

     更何況,在這個「非典型就業」逐漸取代傳統主雇關係,無薪假就像地雷般埋伏的年代,每個人真的都有機會成為遊民;寒天灑水驅趕遊民,說真的,一般人不難「感同身受」。大家雖然未必有能力「同情遊民就把他們帶回家」,但對遊民受到不人性的欺侮,絕對會有不忍人之心。

     就全球大環境而言,我們已進入經濟寒夜,與羅漢腳「篳路藍縷」的處境類似;互相取暖應比互灑冷水活命機會大。大家還是多發揮關愛心吧!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