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1     標題2     標題3     標題4 

松本哉《素人之亂》作者 松本哉《素人之亂》作者

Q:311後,你在東京號召1萬5000人上街反核,核災後,日本有何變化?

A:311前,日本社會很保守,雖然政權會更替,但大家覺得不會有任何改變;可是311後,大家開始覺得,家可能不能住了,每天吃的東西會有危險;而且政府會說謊,還說很多,於是開始反省。光看遊行就知道,以前只有幾百個來,現在網路訊息一發,來1、2萬。當大家覺悟如果再配合這群利益團體當奴隸,可能連小命都要被輻射毒死時,我們這些貧窮傢伙想亂搞的難度就越來越低了。

Q:為什麼認為,月薪30萬都算窮人,應一起出來搞花樣?

A:日本、台灣有一定程度富裕,一般人覺得自己生活水準有提升,並不窮,有人比我更窮。可是你是貧窮的,因為在資本主義黑心經濟下,隨便上街逛逛,錢就會被吸的精光,你的錢要怎麼花,企業都幫你決定好了,你這輩子幾乎都是為了賺錢來花掉。像月薪30萬的人必須付出非常多努力與代價,可是大家都陷在裡面。

回收資源抗大企業

我想做的就是開展出一個讓只能打工及最底層、窮到快餓死的人,都可以好好生活的場域。我在高原寺老商店街開二手店,除了買賣中古貨,讓地區內的物資循環再利用,也能修好壞掉的家電、站不穩的家具,用各種創意把垃圾變有用的東西,讓大企業越來越派不上用場。在店裡,我很重視人際關係,因居民聚集在商店街會產生深層的人際關係,就藏有窮人的生存祕訣。尤其商店街都是各行各業的獨立商店,當有人陷入困境,各種長才的人都能幫忙度難關。

Q:為何堅守窮人立場?

A:我從小在很像貧民區的龜戶長大,去朋友家玩,常會發現玻璃裂出好幾條縫;還有人因此沒東西吃,在家養鱸魚,結果孩子沒辦法洗澡,全身髒兮兮。正因大家窮,人跟人非得團結,才能生存。
一開始還覺得我們家境小康,直到上高中,見識過新宿等繁華鬧區,才發現我家「好窮」。大學時,我喜歡貧窮旅遊,有次到中國發現那裡跟龜戶好像,大家都沒什麼錢、穿得破破爛爛,可是小孩開心的在外面跑,阿伯在屋簷下睡覺,比日本人快樂多了,我才領悟,原來沒錢也能過得這麼開心。我想日本最缺的就是這個,經濟起飛幾10年,每個人腦袋都是買東西、賺錢,物質生活這麼富裕,不滿足的人還是滿街跑。從那時我就覺得理想生活就是過自己想過的生活,跟不同人當朋友,生活很多元。

Q:父母對你生活的看法?

A:小時候,我爸說要當作家,有天就突然辭掉工作回到家;我母親是無政府主義者,嚮往自給自足的生活,在我高中時離婚,在日本各地流浪,現在在深山裡耕田種菜。
爸媽在我從小就不會教我要做什麼。進入法政大學,看到學生抗爭跟學校職員打起來,而學校竟對學生主張讓步,我發現若我們大聲喊出需求,世界可以改變。不反抗,一切都不會實現。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口譯:陳炯霖)

引用自: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4080497/IssueID/20120310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