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5-13 21:09 作者:社論/ 台灣立報

去(2011)年底,台北市議員應曉薇在質詢時要求台北市政府公園路燈管理處以潑水的方式驅趕遊民,還說「誰把水灑到遊民身上就發給獎金,因為這些遊民實在太糟糕了」。在議會殿堂上的質詢內容,後來議員辯稱只是「開玩笑」和「失言」,但是基本態度沒有改變,她誣指遊民為持槍、販毒、吸毒、騷擾女子的犯罪淵藪,還捏造遊民是愛滋病患和姦殺幼童與婦女的死刑犯,甚至動員當地里長和居民來向抗議她的人權團體嗆聲。

沒想到應曉薇議員的「玩笑話」,日前真的有高中生將之具體實現,他們把紅茶混著糞尿,潑向在路邊休息的街友,還得意洋洋的拍攝成影片,放在網路上供人瀏覽。不過這兩位高中生比議員坦率,直言這麼做純粹是因為好玩,也沒有忙著幫遊民羅織罪名,而只是認為遊民比較好欺負,應該不會被報復。

兩相對照,潑糞尿的兩位學生比主張潑冷水的議員要好得多,無奈這種歧視已深入人心、滲透骨脊,以致學生在道歉時還說「沒有必要為了一個街友,害死我們三個社會新鮮人啊」,先前也在網路留言「這樣刺激他們,可以幫助他們努力脫離遊民生活」。這和議員將街友與當地居民劃分為「有問題/正常」的看法如出一轍,前者就是需要被驅趕、被刺激、被輔導協助脫離有問題的狀態,而且人是有絕對的高低之分,「正常人」就是比「有問題的人」要高等、尊貴。

再進一步,這個社會向來就是教導大家把人分等分級,例如某電腦補習班的廣告不斷強力宣傳,水電工、停車場管理員……都可以變成電腦工程師,言下之意後者當為前者的表率,或者前者應該被驅趕、被刺激、被輔導協助變成後者。這種貴賤之分已經不是職業身分的差別,而是一種對人的根本分類,被潑糞的遊民不願提出告訴,表示「自己是遊民,有什麼身分提告」,一語道出對新型種姓制的無奈。

然而,我們在發生潑糞尿事件後卻繼續加深這樣的新型種姓制,對議員更加冷血、偽善的主張輕輕帶過,但群起猛攻幾位年輕學生,甚至媒體訪問議員對此事的看法,讓她一方面感嘆不捨遊民任人欺如貓狗,一方面又譴責北市府鴕鳥心態,應該強硬處理遊民問題。

那兩位下跪認錯的年輕人若是有知,必然認為:是非對錯根本無關緊要,社會之所以如此差別對待,乃自己身分不如人,有朝一日功成名就,非但潑糞灑尿不必親力親為,還可搏得美名與支持,豈能不趕緊奮發向上,爭作新型種姓制之中的人上人。

引用自: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8006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