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1     標題2     標題3     標題4 

  • Dec 16 Tue 2014 16:31
  • 小玉

2014.12.10  秋鬥官網(左岸咖啡館)

當代漂泊  李宛真

有一段時間,每天忙著輔導遊民就業,每月計算著是否達到績效,遊民成了數字符號。我逐漸明白成功的數字,無法去除他們身上根深蒂固的負面印象。

小玉,大我幾歲,胖胖的身材,有個大嗓門,脾氣火爆。她像隻刺蝟,讓人不敢招惹她,這或許也是街頭生存之道。但她卻經常用她的大嗓門叫我「嘿,心愛的……,」故意逗人開心。

有一次我們達成了協議,她願意嘗試去捷運站口賣雜誌。一早,我陪她站在捷運出口,她怯生生地拿著雜誌,靦腆地微笑,眼光卻不敢直視路人。

「算了,我不想去賣雜誌。」
「但你做得很好。」
「那是因為你在旁邊我才這樣……」

賣雜誌計畫馬上夭折,我不太明白,不過是讓她在街邊賣雜誌而已,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怎會不敢?!但拗不過她的脾氣,只好放棄。我努力地要她走出去,於是邀她一起上攝影班。剛來的小玉,不太知道要拍些什麼?我突發奇想地說:「你可以帶我去看你剛流浪時睡覺的地方嗎?我們順便一起去拍照。」她很開心地答應。然後,我們計畫了一次「返鄉之旅」,約好清明節連續假期最後一天在中壢火車站見面。

假期結束後,我從家裡北上,在中壢下車跟她會合,沒想到她睡過頭,只好在車站大廳等她。大約半小時後,才見她從人群中出現,穿著一件衣角略帶點髒污的大紅色外套,很難不注意到的存在。她氣喘吁吁地用慣有的笑容一直道歉。我笑著說:「還好沒等太久,我們走吧!」。她急忙地伸手幫我拿些行李,我們就往中山公園走去。

那年她20歲,待在中山公園生活了一段時間。她說:「公園有個阿文哥人很好,他每次都帶我去公園裡的小飯攤吃飯。吃完飯,就在聊天。到了傍晚就把公園的地板當作床,把藍天當作被,至於洗澡就在三更半夜的時候去廁所洗,有時候覺得這種生活過的蠻快樂的,有時候又會覺得這種生活不是人過的。」

走到公園,我們拿起相機拍照。「你看,那是我以前睡的地方。」她興奮地指著前面的涼亭。我邊按快門,邊聽她說著往事。她充當導覽員帶我逛公園。在我們走過涼亭旁的小徑時,一位女警走向我們。她用質問的口氣對著小玉說:「你在這裡做什麼?」

「不行喔!我不能在這裡嗎?」抽著菸的小玉略帶著怒意回應女警。
「你為什麼在這裡?」女警似乎不放棄盤問我們。

小玉說:「我不能在這裡抽菸嗎?」
我說:「我們不能來公園玩嗎?我們是遊客來玩。」

女警聽完後,帶著狐疑的眼神離去。小玉非常氣憤,覺得這樣很不合理,我們就決定跟拍那位女警。她像隻飢餓的野獸,在公園裡尋找著獵物,持續盤查了幾個看起來像是遊民的男女才離去。

我們早早結束不太愉快的旅程,搭電車回台北。這趟「返鄉之旅」沒有故人,我們似乎不太受歡迎。曾經那麼熟悉的地方卻告訴你,你不屬於這裡。原來,小玉常念在嘴邊,被別人瞧不起是這樣。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07
  • 北市大巨蛋若發生火警應該直接往建物之平面出口逃吧 說地下連通道在緊急疏散有其必要 說不定反害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