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04/22  輯錄自聯合報繽紛版

畢恆達 (台大城鄉所教授)

你是否有如下經驗—到台北火車站等人,但是偌大的車站大廳卻找不到一個可以坐下來休息的地方。縱使有超大的電視螢幕牆,候車旅客也只能站著看。可不要以為這是設計者的疏忽,這是經過刻意的設計,以防止遊民在此逗留。結果所有的旅客也因此付出被迫罰站的代價。

緊鄰華西街觀光夜市的華西公園,是中外遊客必經之地,近來也因有許多醉漢、遊民在「公園內席地而眠,隨意大小便」,「嚴重影響地方觀瞻,甚至使華西公園成了垃圾場」而為地方民眾詬病不已。工務局公園處為此大興土木,增建景觀噴水池,以「避免公園一再被糟蹋」。政府與民眾似乎都認為只要讓遊民無處棲身,遊民「自然就會不見了」。

在篤信生存競爭的資本主義社會裡,我們對遊民是很不友善的。遊民被視為是又髒又臭、懶惰、對社會沒有貢獻的人。於是大家都希望將他們趕出視線之外。我們常將遊民視為是「非我族類」,以為我們是兩種截然不同類別的人。但是如果我們願意靜下來聽聽他們的故事,會發現除了刻板印象中所謂懶惰不願工作,或精神異常的人外,有許多是因為家庭破裂、工作意外傷害、破產等因素,而暫時流落街頭。我們除了比較幸運之外,和遊民也許沒有什麼根本的不同。

 在社會轉型而遊民日益增多的台灣,除了民間公益團體為遊民理髮、洗澡、發棉被之外,政府卻只是急於將遊民從都市的公共空間中趕走,以確保「空間品質」。然而無家可歸的問題並不會因此而解決,而遊民只好在不同的公共空間中流竄。國外的政府與民間組織輔助遊民在街頭販賣遊民報紙、興建中途之家、出租國宅、舉辦技藝訓練等措施,使遊民可以重返日常的生活,不再成為一個沒有地址的街頭流浪者,應該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