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08 自由時報

戴瑜慧、郭盈靖

是的,遊民不美觀!那掩不住的悲傷容顏,配不上花博該有的歡樂節慶氣氛。那一個個寒傖,包著睡袋雨衣的家當,更是礙眼,無言的戳破台北城的富裕假象。

自以為承辦花博是青史大事,為了選舉更是熱血沸騰的市政府,在只准成功的命令下,祭出了前所未見的國家暴力手段,務必將「丟人現眼」的遊民,限期掃蕩出城。這樣的鐵腕,頓時讓台北花博,得以和北京奧運、南非世足齊名。不過這個名聲,是獨裁者的名聲。北京奧運以流血方式驅趕遊民、農民工、蟻族。南非警方甚至祭出格殺令對付窮苦的遊民、外國移民和街頭小販,而遭到國際特赦組織的公開譴責。一場台北花博不僅將台北人權指標急速降級到與獨裁政權等級,更是大步倒退到戒嚴年代。因為在戒嚴時期將遊民視為犯罪者,可由警察任意取締的政策,在民主化運動之後,已於一九九四年廢除。

為了驅趕遊民,北市府竟「情商」善心人士,暫停發放便當。或許官員不知,這一狠招,打擊面已遠超遊民。因台灣目前有許多失業者、老人、婦女、因疾病無工作能力者,因身無分文,而與遊民一起依靠每日的救濟食物維生。第二,這招將人當做流浪貓狗驅趕的方式,或許有效,卻是狠毒非常。直是要將最底層人群的生路截斷,成為消失不礙眼的路旁餓死骨。第三,除了斷絕食物來源,台北市政府更不斷的惡意沒收、丟棄遊民的包裹家當。這些家當都是遊民求生存的基本物件,包括保暖睡具、衣服、雨具、藥品、驅蟲劑等。任何一個物件被沒收,都將嚴重影響其生存機會。因為一旦著涼感冒,慢性病的藥物中斷停用,被健保體系排除在外的遊民,面臨的又是新的生死關頭。

「花博會營造出一個超越政治、跨越種族的美麗彩花新視界」,這是郝市長在花博官網寫的祝願。然而,我們看不到市長允諾的多元寬容新視界,卻親眼見證了政府官員為了選舉,「超越預算、超越做人分寸」的獨裁與虛偽。當代漂泊協會與遊民行動聯盟強烈要求北市府立刻停止驅趕、停止沒收、停止騷擾等所有迫害底層人民生存權的暴力行動。

(完整版請見「當代漂泊」官網http://homelessoftaiwan.pixnet.net/blog,作者分別為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遊民行動聯盟召集人)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