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立報    2011/1/25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

年關將近,不少民間團體舉辦上千桌遊民尾牙,政治人物湊熱鬧發紅包,彷彿如此就能終結苦難,讓遊民過個好年。政府與媒體對遊民的關注總侷限在節慶,卻無視他們實際的艱困處境。

▲當代漂泊協會24日公布對台北車站140位遊民進行問卷調查的結果,讓外界聽聽遊民的心聲,並呼籲政府正視他們平日的實際需求。(圖文/郭晉瑋)

 

台灣貧富差距嚴重

關注遊民問題的當代漂泊協會24日公布針對台北車站140位遊民進行的問卷,讓外界聽見遊民真正的心聲。當代漂泊成員郭盈靖表示,政府近來強調景氣恢復、失業率降低,這些都與主計處公布的資料天差地別。

主計處統計的數字顯示,目前全台360萬戶平均月薪在3萬元以下;百萬受雇者月薪不到2萬。對照一坪要價上百萬的豪宅,台灣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了。

根據調查,中年遊民人數達遊民比例3成,反映市場的彈性勞動制度讓工時長、薪資低、保障少的工作越來越多,貧窮勞工與遊民僅一線之隔。郭盈靖指出,遊民並非好吃懶做,9成遊民都有工作,只是不穩定、薪資又低,8成以上的人月薪只有5千元,難以維生。 

中華電信工會副理事長洪秀龍強調,政府不思考彈性勞動已讓更多人落入貧窮,這些人都是遊民的高風險群。政府應修法保障彈性勞動的工資與福利,降低企業大量起用彈性勞動力的情況。

有錢不敢買食物

所得過低導致多數遊民無法正常吃飯,大約4成6的遊民每日僅吃兩餐;甚至9.3%遊民處於一天沒有一餐的狀態。遊民阿超說:「肚子餓就喝水喝到飽。」即使口袋難得有幾個硬幣,遊民也不敢拿去買食物,而是打電話給老闆,詢問是否有零工可做。

遊民多半從事不穩定的臨時工,如街頭流動招牌、出陣頭、工地粗工。遊民阿寶說,舉牌一天有8百元,一星期只有兩天;出陣頭比較好,一天有5百,工作3至4小時,但不常有。這些多半是體力活,對年紀大、身體差的遊民是不小的負擔。阿寶長期在外流浪,身體越來越差,前年中風,就更難找工作了。

無殼蝸牛 屢遭驅趕

薪資太低,連生活支出都無法支應,更別說租個遮風避雨的地方。根據調查,9成遊民租不起房子,以台北車站的遊民為例,半數以上的遊民擔心露宿街頭的安全問題,其次是盥洗便利與否,第三則是驅趕。

遊民阿春說,住在街頭,衣服、褲子和藥品都會被收走,但是去工作又不能帶著大包小包。阿春忍不住哽咽:「沒有房子真的很可憐,到處被人家趕。前幾天寒流,睡在外面不感冒才怪。」

常被打擾 不得安眠

郭盈靖強調,遊民很需要遮風避雨的地方和盥洗設備,這陣子台北車站整修,相關單位擔心有了盥洗設備,會導致更多遊民聚集。政府與媒體聯手給遊民貼污名標籤,作為政府忽視遊民權益的合理化藉口。她氣憤抗議:「五星級的車站不應該只容許穿西裝的人來,更應該有包容性,容納各種人。」

其實遊民不是罪犯,他們反而常受到襲擊。郭盈靖解釋,遊民住在車站是因為擔心安全問題,遊民晚上睡覺時,常一個晚上被臨檢3、4次。「警察臨檢的理由是他們有犯罪嫌疑,問題是大家躺在那邊,有什麼犯罪嫌疑?」

郭盈靖強調,政府應重視遊民權益、保障人身安全、提供置物與盥洗的地方、正視勞動市場的結構性問題,避免讓更多人落入貧窮。她提醒政府,關注遊民不應只在過年製造溫馨假象,而要正視他們平日的實際需求。

引用自: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03894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