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17 PNN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http://pnn.pts.org.tw/main/?p=38129

記者 鐘聖雄 / 台北報導

台北萬華「灑水趕遊民」事件在去年底引起各界關注後,市議員應曉薇曾出面落淚道歉,強調「灑水發獎金」只是玩笑話,願對自己的失言道歉。(相關報導)然而,選後才不過幾天時間,應曉薇卻又在今(1/17)上午召開記者會,痛批之前公布灑水影片的團體具有特定政治目的,以「造假」、「斷章取義」方式誹謗她的名譽,她將對相關團體提出告訴。

對此,當代漂泊協會執委郭盈靖則重申,他們的影片採用市議會質詢公開畫面,不可能造假,她希望應曉薇如果要提出告訴,應該「具體指出影片中到底哪一分哪一秒造假?說清楚」。

郭盈靖強調,如何看待弱勢,保障底層生存權利都是普世價值,對於應曉薇自己在處理公共議題時,無法跳脫藍綠思維,她感到相當遺憾。至於應曉薇質疑,影片中有部分照片是2007年拍攝,不應在灑水事件後被剪接進影片中,並以此推翻她在推動《遊民輔導自治條例》方面的努力,郭盈靖則解釋,照片中所呈現的遊民打零工狀況,從過去到現在都存在,且灑水影片確實是在應曉薇質詢後才發生,她不認為影片中所有指控有何不當之處。(註:當代漂泊協會也將在1/18舉行記者會,正式回應應曉薇指控。)

 

應曉薇:人權團體毀我聲譽 

應曉薇在記者會中聲淚俱下,痛批遊民團體毀她聲譽,但對於影片中到底哪裡作假,卻以「不願製造更多口水」回應,揚言將直接提告。

 

「被人權團體陷害,我聲譽都沒了,怎麼辦?」話到激動處,應曉薇再度在記者會中落淚。她強調,主張人權並不是叫遊民去睡街上,更不能侵犯別人的權益,她批評遊民已嚴重影響萬華居民生活品質,連帶影響治安,遊民團體還「斷章取義移花接木,配上聳動文字」,妨礙她名譽。「但這些都沒關係,如果能促成中央有遊民自治條例,一切都值得」,應曉薇說。

除了痛批「灑水」質疑是造假,呼籲中央儘速制訂遊民自治條例外,應曉薇也不忘強調,遊民已造成治安問題,記者會中亦提出相關報導資料,佐證遊民確有性侵、殺人前例。

應曉薇認為,許多人在成為遊民前,都曾待過監獄,所以法務部矯正署應該在受刑人出獄後,落實追蹤、登記制度,將更生人分類,一旦有更生人成為遊民,就可積極介入輔導,如此才能解決問題。

然而,當記者追問,遊民很可能只是暫時狀態,更生人也不一定願意主動申報自己是遊民,這種作法應當如何落實時,應曉薇卻回答:「用功點,這你們要自己去找答案…我不願意再多提供自己的經驗,被外界斷章取義,我不再做Stupid的事。」

此外,應曉薇也指出,目前台北市共計3處遊民收容所,約有300多床位,但多數空空蕩蕩,除了因為有些不合時宜規定,造成遊民無法順利入住外,許多遊民團體、善心人士經常在外發放物資,也是讓遊民不願進入收容所的原因。她希望可以透過修法,並呼籲外界把資源集中到社會局放置,多管齊下解決問題。

到場聲援應曉薇的萬華區富民里里長范添成表示,遊民已成萬華居民之痛,也是萬華的腫瘤,因為他們讓外界認為萬華是骯髒的地方,他呼籲中央、北市府儘速制訂遊民自治條例,否則地方難以發展。

 

青年社工:不應將遊民標籤化,與犯罪劃上等號 

西區少年服務中心社工劉柏傳認為,應曉薇的記者會內容只是在延續將遊民標籤化,並與犯罪劃上等號的作法。他認為遊民的成因非常多,犯罪只是一部份,但應曉薇卻說遊民會妨礙其他人的人權,並將自己形塑成受害者形象,實在「超糟糕」。

劉柏傳坦言,過去他所輔導過的青少年中,也有不少歧視、甚至欺負遊民的案例,但他都會耐心向輔導對象解釋,遊民並非不想工作,而是他們在現有體制下受到壓榨,才會淪為遊民,這是國家結構問題,整體社會要一起面對,但在此之前,必須回歸重視生命價值的基礎,才能有理性討論遊民問題的可能。

遊民社工:每個人都被保障,我們自己才有保障

 

長年從事遊民服務工作的芒草心協會成員張獻忠則分析,遊民問題的關鍵,是這個社會體制有非常多造就遊民的機會,例如產業結構、景氣、家庭、身障、精障、個人管理都是,但成為遊民後的出口卻非常少也非常小,唯有正視此一結構問題,才能碰觸到爭議的核心。

目前台灣遊民的平均年齡大約50~55歲,多數都只有低學歷,且普遍有弱、病、殘等綜合問題。張獻忠認為,輔導遊民回歸常軌的關鍵是「就業」,但「這些人不是沒技能,而是他們的技能已經沒市場了…社會氛圍不可能接受他們平白被救助,那就要重回就業,問題是怎麼就業?」

張獻忠認為,遊民問題涉及國家產業結構如何製造弱勢,社會福利體系又該如何提供資源脫離弱勢,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但在解決此問題之前,遊民問題確實存在,的確是整體社會要透過「正義的過程」來面對,絕非藉由驅趕、標籤等方式解決問題。他表示,他也同意萬華地區遊民應該受到規範,例如不得到居民騎樓過夜等等,但也應創造合法空間讓他們停留,畢竟在公園中睡覺也不會妨礙別人人權。

「每個人都被保障了,我們自己才有保障。」張獻忠強調。

此外,對於應曉薇宣稱北市遊民收容中心「空蕩蕩」的說法,張獻忠則提出不同看法。張獻忠表示,只要有其他選擇,遊民的確不會願意進入收容中心,但目前收容中心其實早就人滿為患,也有部分遊民根本不願意離開收容所,並沒有「空蕩蕩」問題。

至於遊民犯罪問題,張獻忠則強調,警察根本也不知道到底哪些人是遊民,犯罪的人更不一定是遊民,應曉薇既然宣稱萬華有許多「假遊民」,那就代表許多犯罪其實是「假遊民」所為,她不應該把所有問題都推給遊民才對。「誰犯罪,就用那個法去辦就好了,幹嘛把所有人都扯進來?」張獻忠質疑。

 

創作者介紹

當代漂泊

當代漂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